调查:5家稀土上市公司井喷背后暗含隐忧

21世纪经济报道 综合报道
A+

  8月1日,太原刚玉公布半年报,称在主要原材料稀土金属价格持续上涨,给成本控制带来较大压力的情况下,上半年净利仍实现6.7倍增长。半年报显示,太原刚玉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5.8亿元,同比增长77.89%,实现净利润1661.67万元,同比增长669.56%,每股收益0.06元。

  事实上,太原刚玉并不是第一家业绩暴增的稀土加工上市公司。在稀土金属钕及烧结钕铁硼价格上半年均上涨近6倍的情况下,包括中科三环,安泰科技,正海磁材等稀土加工公司的业绩均大幅增长。

  然而在业绩暴增背后,调查发现,稀土加工这个位于稀土产业链中游的行业,却隐藏着行业原料库存被提前消耗、产品销量大幅萎缩的行业暗象。而稀土的下游需求行业风电、空调等永磁材料和电机行业,由于稀土价格上涨而导致的巨大成本压力,已导致部分企业停产,另外提价、更换原材料等情况也已出现。

  当资金的炒作和上游的囤货脱离产业发展背景之后,整个产业链的发展该走向何方?现在或许到了重新审视稀土及其深加工产品价格的时候了。

  集体预增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稀土价格暴增300%。在上游原材料稀土价格大涨的情况下,稀土加工产品的价格也水涨船高,与此相关的上市公司业绩也随之暴增。

  7月15日,中科三环半年业绩预告预计净利13210.58万元-16985.03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5%-125%。公司称原因是公司产品需求旺盛,订单较多;同时虽然公司原材料价格大幅上升,对公司生产经营带来一定的压力和挑战,但公司采取措施积极应对,最终取得了较好的业绩。

  7月14日,安泰科技业绩快报披露,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8.47亿元,同比增长15.65%;净利润1.2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8.79%。安泰科技将其主要原因归结为”扩大高端市场占有率,高附加值产品销售比例增加,规模效益得到发挥”;以及”在采购、生产等各环节深化精益管理,控制成本措施到位”。

  7月12日,正海磁材预计上半年净利润7885.7万元-8973.4万元,同比增长45%-65%。

  行业整体较佳的业绩表现引来资金追捧。其中,正海磁材上涨最为强势,最大涨幅达79.95%;中科三环涨幅最大接近50%;太原刚玉上涨33.44%;安泰科技最低为26.87%。中报预增行情中,稀土永磁板块的表现甚至强过上游稀土板块的走势。

[page]

  库存贡献

  然而,一切似乎并不那么乐观。

  自国家稀土调整战略以来,稀土及其深加工产品价格大幅飙涨,相关上市公司业绩暴增,市场地位也随之提升,具备了一定的议价能力,但过高的价格涨幅已引起产业链逆转。包括稀土永磁在内,价格暴涨的背后是下游需求的减少,以及原材料库存的加速消化。

  有业内人士表示,稀土永磁半年报的集体预增实际由消耗前期低价稀土金属材料库存贡献,而其产品的销量正在萎缩。

  一个细节是,同样处于稀土和稀土磁材价格飙涨过程中的今年一季度,企业的业绩并不好。

  今年一季度,宁波韵升(600366.SH)实现营业收入55380.66万元,较去年同期的39773.57万元增长39.24%;实现净利润4646.01万元,较去年同期的4028.47万元仅上涨15.33%。与此同时,产品销售毛利率也从去年6月底的29.41%逐季下滑24.09%。

  中科三环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高达53.67%;净利润增长却只有19.07%;销售毛利率同样由去年上半年的25.58%逐季下滑到20.84%。

  ”一、二季度业绩增速的明显拉大,固然有稀土金属及钕铁硼等材料价格继续大幅上涨的因素,但主要原因在于企业原材料选择的方式不同。”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业内专家告诉记者。

  ”一季度钕铁硼等稀土中游企业和去年一样一直使用现货原料,由于稀土原料价格涨幅更为明显,大大压低了钕铁硼生产企业的利润空间。二季度以来,稀土价格继续飙涨,上游稀土生产分离企业和中间贸易商纷纷囤货,中游企业原料购买困难,甚至买不到原料,基本都动用了去年储备的底价原料,在钕铁硼价格同样大幅上涨的情况下,二季度较低的原材料成本直接导致了整个上半年钕铁硼磁性材料上市公司业绩的快速增长。”

  有业内知情人士也证实,上半年稀土永磁上市公司利润的增长主要是用了原料库存。”因为是去年的库存,只要做一下账面,出来盈利是正常的。”

  该知情人士透露,”正海磁材在上半年更是选择直接高价卖原料”。今年5月31日上市之时,正海磁材称自己是风电龙头金风科技的最大永磁材料供货商。”金风科技的最大供货商是江西赣州金力而不是正海,为了上市及上市后博得较好业绩表现,正海磁材在卖原材料。”上述知情人士强调。

  而一旦6个月原料库存周期结束后,如果稀土金属价格依然飙涨,现货原料无从购买,那么稀土永磁板块上市公司的业绩将集体出现问题,并直接爆发原料荒。

[page]

  销量锐减

  除了库存贡献被上市公司集体”隐瞒”外,稀土中游加工企业面临的下游需求减少,产品销量下滑的困境也被上市公司所”忽略”。

  数据显示,2010年1月,稀土金属钕的价格为17.55万元/吨,烧结钕铁硼(N35)为69.5元/公斤。当年6月30日,金属钕和烧结钕铁硼(N35)价格分别为25.25万元/吨和92.5元/公斤。到今年1月初,金属钕的价格上涨到32.9万元/吨,烧结钕铁硼(N35)为107.5元/公斤,涨幅分别为87.46%和54.68%,上涨幅度并不明显。

  今年以来,随着行业综合调整政策不断出台,稀土价格快速上涨。到3月底,金属钕现货价格涨至70万元/吨,烧结钕铁硼(N35)达222.5元/公斤。截至6月30日,金属钕价格已上涨到180万元/吨,烧结钕铁硼(N35)为617.5元/公斤,今年上半年,金属钕和烧结钕铁硼(N35)的价格分别上涨为5.47倍和5.74倍;第二季度上涨也高达2.57倍和2.78倍。

  从今年上半年金属钕和烧结钕铁硼(N35)价格同期均上涨近6倍的情况来看,前述专家指出,”如果钕铁硼企业的销量保持不变,那么相关上市公司上半年销售收入也将扩大6倍,较去年同期上涨则更将超过6倍。基于原材料稀土金属钕的价格与产品销售价格涨幅相当,其净利润同比也应维持在6倍左右。”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5家钕铁硼上市公司中,只有太原刚玉6.7倍净利增幅符合上述情况。而中科三环、正海磁材净利75%-125%和45%-65%的预增幅度,都远小于同期原材料和产品销售价格涨幅。安泰科技15.65%的营业收入和48.79%的净利同比增幅也都表明,其产品销量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将如此低于正常值的预增归结为需求增长、销售增加,明显不符合事实。

  由此,前述专家强调,”在金属钕和烧结钕铁硼上半年价格暴涨的过程中,烧结钕铁硼销售量是明显下滑的。”

  宁波韵升内部人士透露,”公司今年销量最少下滑50%,磁铁量减很厉害。”

  而另有知情人士表示,”中科三环上半年产品销量也全线下滑。按其预增计算,今年上半年17亿收入,但一季度只有6.78亿,占比不大;二季度,钕铁硼翻了近3倍,比年初涨了5倍,销量同比不变的话,也至少有40亿收入。17亿收入意味着销量至少下滑了一半。”

  而实际情况可能更糟,因稀土及其深加工产品价格的持续暴涨,此前曾有报道指稀土全产业链都开始囤货,转手炒作原料。

  而在宁波,目前已有几家生产钕铁硼的小厂停产。其中一家停产厂家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停产原因一方面是买不到原料;另一方面是订单下滑厉害。而最大的原因却是他们有库存,直接卖原料。”我手上有几吨镝铁,直接卖掉,就可以几年不干活,何必找罪受。”

[page]

  下游危机

  那么,到底是什么导致了钕铁硼产品销量的下滑?其主要原因是下游风电、空调等永磁、电机消耗企业已难以承受稀土原材料暴增的成本压力。

  由于稀土价格暴涨,作为风电机组核心原材料的钕铁硼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10倍。全国多家风电机组生产企业均出现不同程度停产。湘电股份董事长周建雄(600416.SH)日前坦承,”公司稀土永磁机组确实停了。原来订单我们用库存原材料来完成,长期来看稀土原料高价格我们受不住。”

  钕铁硼是第三代稀土永磁材料,具有能够将普通电机78%的能效提高至97%,节能30%的功能。但当钕铁硼价格暴涨10倍后,其性价比已低于第二代衫钴磁铁。事实上,衫钴磁铁的耐腐蚀性和连续工作高温环境下的性能都比钕铁硼好得多。欧洲的直驱风机,很多都用衫钴。业内专家表示,”我估计如果持续涨下去,风电都会用衫钴磁铁了。”

  而作为风电龙头的金风科技同样承受着巨大成本压力。中金公司报告指出,”受钕铁硼永磁材料价格上涨推动,永磁机组成本较年初每千瓦上升了200~300元,大大压缩了公司的毛利率。”金风科技1.5MW永磁直驱发电机大约消耗掉1MT永磁材料。稀土约占永磁体原材料成本的30%,而稀土价格今年上半年持续上涨,目前来看仍处于长期上升趋势。永磁材料现货价格从每公斤100元飙升至700元,相当于每台1.5MW永磁直驱机型成本每千瓦增加400元。

  ”如果全部在现货市场采购,压缩毛利率超过10百分点。”中金预计:”除非金风能够找到应对措施,金风2011~2013年的综合毛利率将大幅下滑至12.9%~12.3%。”

  而家电行业同样面对如此困境。

  作为空调压缩机必备材料的钕铁硼永磁材料,”以前钕铁硼只占空调成本比例几个百分比,价格暴涨后达20%多。”有家电业人士告诉记者,随之而来的是,空调压缩机的大幅涨价,涨幅从20%至40%不等。

  大金空调已宣布从7月11日起开始涨价,幅度在10%以上。 ”奥克斯则直接减少订货量,此前还直接发生过向上游供货商退货事件,觉得直流变频现在用钕铁硼太贵了。”上述业内人士称。

  重压之下,有些以稀土为原料的行业已不堪重负。

  LED荧光粉方面是最早暴露出停产、更换材料的行业。节能照明为稀土荧光粉的主要应用领域。稀土价格飙升,稀土荧光粉价格半年上涨近十倍:由1月的250元/公斤上涨到6月的3000元/公斤。节能灯配件毛管中三基色荧光粉的主要原料,稀土占原料的比重达75%。业内研究员指出,在三基色荧光粉涨价前,荧光粉在节能灯的成本中只占10%,而涨价后,占比上升到了60%至70%。

  原料上涨导致终端产品节能灯价格上涨,原料的出口价格优势尽失,出口订单减少。”无序竞争开始出现,部分企业不惜压低出口价,有些则用成本不及三基色荧光粉的卤粉以次充好,部分则开始减产运营。”该研究员透露,浙江景亮照明电器等一批企业,生产车间已经为”半开”状态,而且即使有订单也少接,有些能缓期交货的也就缓一缓。

  ( 编辑/刘文林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稀土##新能源##隐忧#
0
进入市场栏目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