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国王不满失去权力 大众汽车帝国权力中枢再起地震

A+

德国大众集团2月8日威胁,将对集团前监事长费迪南德·皮耶希采取法律行动。因为皮耶希告诉德国检方,大众集团监事会部分成员事先知道该公司对涉及1000万辆柴油车安装尾气排放作弊软件。

皮耶希的指控名单包括:现任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成员、大众汽车集团控股股东保时捷AG监事长沃尔夫冈·保时捷,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成员、大众汽车集团第二大股东下萨克森州州长斯特凡·魏尔,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成员、工会主席贝恩德·奥斯特洛以及前大众汽车集团CEO马丁·文德恩。

汽车行业资深老司机费迪南德·皮耶希

大众汽车集团多名高管因涉嫌隐瞒“尾气门”丑闻而被检方调查甚至被带走。美国FBI则于今年1月10日逮捕了前大众北美高管Oliver Schmidt,这是大众汽车“尾气门”事件中首位被捕高管。

大众以前多次否认,监事会成员对部分柴油车安装作弊软件事先知情。德国媒体过去一周纷纷报道,皮耶希对检方的说辞与上述言论相左。皮耶希是保时捷公司创始人费迪南德·保时捷的后人,曾设计大众甲壳虫汽车。

大众监事会在声明中称,“坚决驳斥”皮耶希的说法,将“谨慎权衡对皮耶希采取措施并维权的可能性”。

毫无疑问,这是一起来自大众汽车集团中枢系统的权力斗争。费迪南德·皮耶希,大众汽车历史上最具权势的统治者不甘失去权力,试图卷土重来,至少要报复那些曾经背叛过他的人。

皮耶希是保时捷汽车创始人费迪南德·保时捷的外孙,于1993成为大众汽车集团CEO,并于2002年成为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主席,直至2015年4月25日在与文德恩的权力斗争中未获表兄弟保时捷家族的支持,不得不黯然辞职。

皮耶希家族持有保时捷控股38%的普通股,保时捷家族则控制了剩余62%的普通股。

皮耶希的表弟沃尔夫冈·保时捷

大众“排放门”2015年在美国引爆。当年9月,美国环境保护署指认大众在部分柴油车上安装专门应付尾气排放检测的作弊软件,使汽车能够在车检时以高标准过关,平时行驶时却大排污染物,有些车甚至排放超标40倍。

大众随后承认在销往全球的1100万辆柴油车上安装专门应付尾气排放检测的软件。“排放门”涉及大众、奥迪、西雅特等多个品牌。

德国《图片报》2月8日报道,皮耶希告诉检方,监事会多名成员在2015年2月和3月前后被告知部分柴油车安装作弊软件一事。这些人包括下萨克森州州长斯特凡·魏尔、保时捷监事长沃尔夫冈·保时捷和工会主席贝恩德·奥斯特洛。

英国《金融时报》分析,大众高层内讧可能会产生爆炸性后果。保时捷-皮耶希家族共计持有大众52%股份。下萨克森州持有大众20%股份,在监事会占据三个席位。

德国《明镜》周刊2月3日报道,皮耶希告诉检方,大众前首席执行官马丁·文德恩早在2015年2月就得知柴油车排放丑闻。文德恩曾在证词中说,直至2015年9月才得知部分柴油车安装“作弊装置”。魏尔则说,他头一次听说排放作弊是在2015年9月19日。那时,美国环境保护署刚就此事知会大众集团。

《金融时报》报道,这次内讧或许会披露为何皮耶希2015年4月突然离开大众。他离任前经历大众高层权力争斗,包括与前首席执行官文德恩。

关于上述争斗从何而来,外界从未获知。不过,皮耶希曾告诉《明镜》周刊,“我与文德恩保持距离”。这一言论使这次争斗公开化。

大众“排放门”丑闻曝光后,文德恩辞职。2015年9月,德国检方对文德恩启动调查,着重调查他在大众汽车尾气排放被操纵一事中承担何种角色。

丑闻曝光以来,大众多名高层已被列为调查对象。大众去年11月声明,大众监事长汉斯·迪特尔·潘师和大众监事会另一名成员已经被列为调查对象。潘师被指未能及时告知股东“排放门”可能给大众带来的财务风险。声明当时未披露另一调查对象的姓名。

大众“排放门”丑闻2015年发酵时,潘师任大众首席财务官,10月升任监事长。潘师自2003年起担任大众首席财务官,是保时捷·皮耶希家族的心腹。

2016年10月,美国法院批准了大众汽车公司以150亿美金的赔偿为代价,结束“尾气门”的调查。大众汽车公司陆陆续续在各个方面支出总计约为200亿美金的赔偿金之后,逐步结束了“尾气门”的丑闻,和千方百计消除其不利影响。

老国王不满失去权力 大众汽车帝国权力中枢再起地震

大众现任CEO马蒂亚斯·穆勒

2016年6月,大众汽车集团新任CEO马蒂亚斯·穆勒启动了其公司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改革——大众汽车2025战略,试图修补这艘不断进水的巨轮。包括大规模的砍掉车型研发费用,大规模减员,降低采购成本以及市场营销费用。穆勒希望能够在未来10年节省1000亿欧元的费用,同时转型为电动车制造商,并发力无人驾驶,拓展共享出行业务。

2017年初,因为中国市场的强劲表现,这家全球德国汽车制造巨头击败丰田成为世界上销售最大的汽车公司,2016年录得销量1031万辆。然而其领先优势比第二名丰田、第三名通用、第四名雷诺-日产联盟的优势不超过40万辆。处于尴尬的被追击地位。

尤其是对其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中国市场,本土车企在持续蚕食市场份额,大众还陷入了与中国两个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一汽集团和上汽集团因奥迪合资的纠纷之中。他与中国安徽国有车企江淮的合资也面临的政策审批的障碍,这个合资项目也让原有的合作伙伴恼火。

费迪南德·皮耶希在公司统治的心脏再次发动权力争夺战,将拖累大众汽车集团转型和复苏计划。但是,这一出精彩纷呈的“宫斗大戏”。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建约车评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0
相关内容
“打脸”特斯拉 大众中国CEO海兹曼称:任何一款电动车都应该盈利
“打脸”特斯拉 大众中国CEO海兹曼称:任何一款电动车都应该盈利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塑造未来移动出行新世界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塑造未来移动出行新世界
不做柯达、诺基亚,大众汽车开启自我革命征程
不做柯达、诺基亚,大众汽车开启自我革命征程
中德总理见证,江淮与大众签约成立合资公司
中德总理见证,江淮与大众签约成立合资公司
大众将推30余款电动车 年销目标100万辆
大众将推30余款电动车 年销目标100万辆
大众汽车投资出门问问,以后大众车都是互联网汽车!
大众汽车投资出门问问,以后大众车都是互联网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