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蔚来、理想、小鹏财务数据,我们得出四点结论

A+

随着蔚来、理想、小鹏已经或即将登陆资本市场,曾经让王兴和沈晖为此打赌的“谁是造车新势力TOP 3”的问题有了阶段性的答案。

三家车企已分别公布2020上半年业绩数据后,它们的内部排名,也有了可以衡量的依据。总的来看:

  • 蔚来的交付、营收规模仍然遥遥领先;

  • 理想后来者居上,凭借理想ONE独特的增程式技术路线抢占市场,压过小鹏一头;

  • 小鹏在上半年稍显落后,但在下半年有机会靠差异化的轿车车型P7实现反超。

新造车赛道的竞争依旧紧张而激烈,但值得市场欣慰的是,曾经的“碎金怪兽”们都在逐渐走出疯狂烧钱的阶段,自我造血能力已有了初步显现。

从造车新势力诞生以来,蔚来、理想、小鹏,这三家成立时间相近、创始人背景相似的新造车企业,曾经一起被追捧、也一度被质疑,它们曾一起抱团“忆苦思变”,如今又将接受来自同一个资本市场的考验。

关于其孰优孰劣,一直以来都争论不休,三家企业不同的造车思路与风格,决定了它们不一样的产品特点与受众人群。要更客观地评判三家企业的经营状况,则需要从同期的业绩数据对比中寻找线索。

营收规模蔚来优势明显,小鹏被理想后来者居上成功反超

根据新造车三巨头各自公布的2020年上半年财务数据显示:

  • 蔚来汽车在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0.91亿元人民币,位列三家公司之首且远高于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

  • 理想汽车自2019年12月开始实现交付以来,销售表现稳定,今年上半年录得营业收入27.52亿元人民币;

  • 反倒是小鹏汽车,虽然其在2018年就紧随蔚来之后成功实现整车交付,但在2020年上半年,其营收规模仅为10.03亿元人民币,仅为蔚来汽车的1/5左右,同时也被后来者理想汽车成功超越。

具体到各家公司来看,蔚来汽车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收50.91亿元人民币,同比大增62.1%,这主要归功于蔚来汽车整车交付数量的稳步提升。

2020年已经是蔚来汽车实现整车量产的第三年,同时公司目前已经有ES8和ES6两款车型在售,而EC6车型也在今年上半年完成发布并将在近期开始交付,公司整车交付已经比较顺畅,交付能力也开始进入爬坡期,因此收入呈现快速上升的趋势。

理想汽车演绎了后来者居上,由于前期产品定位的变化,其发展节奏相对较慢,但今年以来势头强劲。

理想汽车虽然作为新造车三巨头中最晚实现量产车交付的公司,但理想ONE车型自推出以来得到了市场较高的认可。自去年12月交付以来,每个季度收入均呈现了快速增长趋势。今年二季度,理想汽车实现营收19亿元人民币,较一季度环比增长128.6%,而公司累计整车交付数量也在上半年超过了一万辆。

理想ONE之所以在推出后很快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在很大程度上是与其增程式插电混合动力的能源输出方式相关的。所谓增程式动力系统,就是在一般纯电动力系统之外,再加入一个增程器(也就是一个传统燃油发动机),在馈电工况下燃烧汽油为电池充电。

由于目前纯电动车电池储能及充电技术方面仍存在瓶颈,同时国内城市在公共充电桩分布密度上也并不均匀,因此消费者在购买纯电动汽车时均会存在不同程度的“里程焦虑”。而理想ONE由于其特殊的机械构造,既可以使用电能续航,同时也可以使用燃油续航,因此不存在“里程焦虑”问题,而这也是其上市后迅速打开市场的很重要原因。

因此,对于理想汽车,尽管在未来的一到两年公司很可能只有理想ONE一款量产车在售,但以理想汽车本身的技术路线以及目前整体的外部环境来看,理想汽车仍然能在较长时间内保持不错的销售势头。

相比之下,小鹏汽车在今年上半年的表现稍显疲软。

小鹏汽车2020年上半年取得营业收入10.03亿元人民币,不仅销售收入远落后于另外两家竞品公司,同时相比自身也出现同比下降,降幅为18.6%。根据小鹏汽车招股书显示,公司之所以在上半年出现收入同比下降,主要是由于2019年一季度交付的车辆中很多是2018年积累下来的订单,因此导致2019年一季度收入偏高;同时,由于今年一季度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公司整车交付速度有所下降,因此导致上半年收入下降。

不过,对于小鹏汽车来说这种收入增长疲软的状态很快可能将会被打破,因为小鹏汽车推出的对标特斯拉Model 3车型的P7车型在今年5月份已经开始实现交付,而P7车型也是新造车三巨头中目前唯一一款量产轿车车型。

P7车型无论是在产品定位,还是在差异化竞争上,均要较原有的G3车型有不小的优势,因此可以预期拥有两款量产车型的小鹏汽车在下半年的竞争中将有机会一扫上半年的“阴霾”。

蔚来交付量遥遥领先,小鹏上半年落后理想,但下半年有机会反超

对于造车企业来说,收入的高低往往和整车交付数量呈现正相关关系,这一规律对于新造车三巨头也不例外。

今年上半年,蔚来汽车凭借两款在售车型ES8和ES6共同发力,在整车交付数量上遥遥领先另外两家新造车企业,达到14169辆,远高于理想汽车的9500辆和小鹏汽车的5499辆。

而相比较去年同期,尽管在一季度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工厂停工停产,车辆无法线下交付,但进入二季度复工复产后,蔚来的整车交付实现了爆发式增长。公司今年上半年总的交付数量相比去年同期提升87.9%,而仅二季度则实现同比增长191%,交付数量达到10331辆。

进入到7月,蔚来仍然延续了强劲的整车交付势头,在7月份单月交付3533辆,同比暴增322.1%;而根据公司最新公布的二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公司预计整个三季度整车交付数量将在11,000-11,500辆之间,代表同比增长129.2%-139.6%之间。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蔚来的第三款量产车型,同时也是新造车三巨头中的首款轿跑SUV车型EC6,在今年7月份成功发布,其量产车也将在9月份开始交付。EC6的交付也将使蔚来在产品结构多元化上更加领先于竞争对手,同时可以满足更广范围消费者的需求。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近两年轿跑型SUV在国内的受欢迎度并不高,无论是宝马的燃油车型X6、X4还是奔驰的GLE、GLC轿跑车型,每年的销售数据均远低于其普通版车型,同时呈现逐年下滑的趋势,而这也给EC6的销售前景带来些许不确定性。

对于理想汽车,如果以交付初期成绩相比较,理想ONE算得上是国内新造车领域成绩最好的产品。

自去年12月正式交付以来,理想汽车交付数量呈现快速提升状态。剔除今年一季度新冠疫情影响,理想ONE在二季度平均单月交付数超过2200台,而进入到七月份,公司单月实现交付2516台,与蔚来的3533台相差约1000台。

与蔚来和理想一上来就走中高端路线不同,小鹏最早推出的紧凑型SUV G3车型是主打中低端实用路线的车型,其2020款售价区间在14.68万-19.98万之间(补贴前),不及蔚来ES6和EC6的一半(36-52万之间)。

虽然相比较蔚来和理想,小鹏汽车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但从最终的销售数量上来看,价格的优势并没有直接带来销售量上的优势。小鹏G3车型在2019年全年交付了12728辆,远低于蔚来的20565辆。

而进入2020年,随着理想汽车成功实现量产交付,小鹏G3车型在产品力上的不足被进一步放大。与理想汽车和蔚来汽车在2020年上半年高歌猛进不同,小鹏汽车在今年上半年的交付量反而大幅下降。公司今年上半年仅交付整车5499台,同比减少23.3%,而这一数量几乎仅是理想汽车交付数量的1/2,和蔚来汽车交付量的1/3。

而对小鹏汽车的好消息则是,其最新量产轿车车型小鹏P7在5月份开始交付后,到7月份交付数量已爬升至1641辆,而小鹏汽车7月份整体的交付数量也达到了2451辆,这一数据与理想汽车7月交付数量基本持平。可以预见两家公司在下半年整车交付数量上的竞争将会异常激烈。

控本节流大背景下,蔚来、理想毛利已转正,小鹏毛利亦出现大幅改善

对于国内新造车行业,2020年上半年最大的利好消息就是头部的玩家毛利水平均已大幅改善,理想和蔚来作为最头部玩家毛利已经实现为正;小鹏汽车虽然上半年毛利率仍为-3.6%,但相比较2018年和2019年的-24.3%和-24%,已实现大幅提升,毛利转正也只是时间问题。

过去新造车企业“卖一辆亏一辆”的时代已经悄然离去,而头部玩家已经进入了下一个阶段,即等待规模效应持续放大,直到足以摊薄掉全部经营费用的阶段。

在毛利控制方面,作为行业中出了名的“抠门”,理想汽车在毛利水平上最为出色。自量产车交付以来,公司毛利一直处于正向水平,且在今年前两季度呈现持续提升趋势。公司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毛利率分别为8%和13.3%,这也体现出公司在整车交付放量提升的情况下,成本压缩的规模效应可以持续体现。

当然,理想ONE车型的增程式动力系统,在整体制造成本上相比较蔚来和小鹏的纯电动系统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增程式电动车的“小电池+燃油机+驱动电机”的整套驱动系统,相比较纯电动车的“一块大电池+双变频器+双驱动电机”的纯电动驱动系统,在造价上要更低,因此也使得理想汽车自交付以来就是正毛利。

尽管如此,在放量销售情况下,毛利率得以持续提升仍然体现了理想汽车在成本控制方面的实力。

而对于向来以“豪放”著称的蔚来汽车,在今年二季度成功实现了毛利转正,且远高于市场预期。李斌在上个季度“夸下的海口”也得以超标准完成。

本季度,蔚来汽车综合毛利率为8.4%,而去年同期和上个季度综合毛利率则分别为-33.4%和-12.2%;公司整车销售毛利率达到历史最高的9.7%,而去年同期和上个季度分别为-24.1%和-7.4%。

公司二季度成本控制上的优异表现,也使得蔚来汽车上半年综合毛利率达到2.9%,远高于去年同期的-23%。进入下半年,随着EC6车型的逐渐交付,以及ES6和ES8车型的持续放量,公司将拥有更大的成本优化空间。

对于小鹏汽车,尽管上半年综合毛利率仍为-3.6%,并没有像蔚来一样成功转正,但相比较去年同期,公司毛利率净提升了34.6个百分点,其毛利率提升幅度甚至超过了蔚来。因此,随着小鹏汽车新车型投放市场,产品力得到改善后,公司在销售放量后毛利水平将进一步提升,毛利率转正也只是时间问题。

整体盈利仍有较长的路要走,但自身造血能力已初显

尽管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在上半年均交出了优异的销售数据,同时公司在整车销售端毛利已经转正,但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公司全面盈利仍然有较长的路要走。

上半年,蔚来、理想、小鹏三家新造车企业亏损额分别为28.69亿、1.52亿和7.96亿元人民币,除了理想汽车依靠插电混合动力系统在成本上优势外,亏损幅度较小,蔚来和小鹏作为纯电车的代表,仍然亏损较大。但不得否认的是,各家公司在亏损幅度上较往年均已实现实质性提升。

蔚来汽车,作为传统的“碎金怪兽”,在今年上半年亏损率已经收窄为-56.3%,而去年同期这一比例则高达-188.2%,2019年全年亏损率也为-144.4%,公司亏损收窄明显。

在亏损收窄的同时,蔚来汽车在今年二季度也历史上首次实现经营活动现金流转正,这也标志着蔚来汽车实现了正向的自身造血能力,单纯依靠“融资续命”的时代也得以终结。

对于理想汽车,本着“一扣到底”的精神,公司在利润端也是几家新造车企业中最接近实现盈利的。公司2020年一季度和二季度净亏损分别仅为7710万和7520万元人民币,距离利润端转正也仅一步之遥。与蔚来一样,理想汽车经营活动现金流在二季度同样实现转正,达到4.52亿元人民币。

相比较蔚来和理想,小鹏汽车尽管在亏损幅度上已经实现大幅收窄,但公司自身造血能力仍然不足。

2020年上半年,小鹏汽车经营活动净流出12.13亿元人民币,高于其净亏损规模,这也就意味着小鹏汽车仍然处于烧钱状态。

但考虑到公司在5月份交付新车型,在生产、研发、渠道、销售等方面整体开销相对较高,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经营活动现金流出。

在资金储备方面,受国家及各地方对新能源汽车产业支持影响,今年上半年新造车行业融资情况较去年相比可谓天壤之别,新造车三巨头也各自“借东风”之势,悉数完成巨额融资。

蔚来汽车上半年与合肥政府相关融资已逐渐落地,截止今年6月底,公司账面现金储备金额高达112亿元人民币,短期内已无现金流风险。而理想汽车在7月底顺利完成美股IPO,成功融资超11亿美元,加上公司6月底完成的超5亿美元融资,公司资金储备同样雄厚。

即使是经营状况暂时落后的小鹏汽车,近期也宣布完成近8亿美元C+轮融资,其中包括卡塔尔主权基金等的3亿美元融资,以及Aspex、Coatue、高瓴资本和红杉中国等的5亿美元融资。加上公司未来IPO完成后将获得的融资,小鹏汽车短期同样没有资金压力。

今年无论是政策、市场,还是资本环境,对新能源车来说都存在一定利好,新造车三巨头乘势而起,在自身盈利及外部融资两个维度,都踏入了新的发展节点。

但挑战仍然接连不断。

特斯拉在8月11日宣布股票拆分以来,股价一路再创新高,总市值已突破3400亿美金。特斯拉声望高涨,一方面再次燃起了投资者对新能源车的热情,但同时也一再挤压国产新能源车品牌的生存空间。正如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所说,国产新能源车企与特斯拉相比,“比续航、比智能、比性价,这三个已经都赢了也没改变任何结果。”

此外,威马也始终未曾放弃对新造车TOP 3发起冲击。据公开报道,威马也已经启动IPO进程,最快将在年底登陆科创板,有望成为第四家上市的造车新势力。

对蔚来、理想、小鹏来说,无论是内部排位,还是外部竞争,都仍将面临一场持久战。

来源:资本侦探

作者:李婷婷

本文地址: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63
最新评论
最新内容
德云社不说相声改养猪?看花小猪如何“拱”出新市场
德云社不说相声改养猪?看花小猪如何“拱”出新市场
高合HiPhi X首批试生产下线 预计于明年上半年交付
高合HiPhi X首批试生产下线 预计于明年上半年交付
销售利润降28% 保时捷公布前三季度财报
销售利润降28% 保时捷公布前三季度财报
攻智能网联 现代发起初创企业加速计划
攻智能网联 现代发起初创企业加速计划
福特的春天,究竟还有多远?
福特的春天,究竟还有多远?
都是穿越无人区 奇骏有什么不一样
都是穿越无人区 奇骏有什么不一样
给启辰星打个“标签”
给启辰星打个“标签”
特斯拉将在柏林超级工厂建设8个超级充电站 部署超过600个充电桩
特斯拉将在柏林超级工厂建设8个超级充电站 部署超过600个充电桩
比亚迪Q3净利增超13倍 主营业务强劲推动市值大涨
比亚迪Q3净利增超13倍 主营业务强劲推动市值大涨
蔚来股价大涨16%再创新高 产业链名单来了!
蔚来股价大涨16%再创新高 产业链名单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