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电观察 | 2020:通用汽车的“敦刻尔克”

A+

本文作者:庞义成、王蕊

半年前,当通用汽车宣布“全球大撤退”时(详见《断臂求生,通用汽车宣布退出除中美外所有市场》),举世哗然。

这一事件是重大的历史拐点。首先是百年汽车工业走向整体转折的拐点,其次是冷战结束后三十年西方资本全球化扩张的拐点。技术变革和地缘政治变化两大力量,正在重塑全球汽车工业的格局。

彼时,绝少人能意识到,新冠疫情将如此猛烈地冲击全球经济和卫生安全,并将加速推动技术变革和地缘政治变化的进程。

作为全球车企前三强之一(丰田、大众、通用),通用汽车的“战略大撤退”,被视为传统汽车工业突破危机、寻求新生的重要样本。其实施进程和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证实,那些在上个一百年成长起来的汽车巨人,能否继续存活下去。

半年过去,通用汽车是否已经撤退至安全地带?

特斯拉大兵压境

2020年以来,疫情全球肆虐,汽车工业遭受重创。但特斯拉却乘势而起,在中国、美国、欧洲三大主力市场发起了“闪击战”,凭借一款Model 3横扫全球。

通用.png

表1. 特斯拉、丰田、大众、通用在中、美、欧三大市场销量(2020年1到6月)

凭借强大的产品和品牌竞争力,特斯拉在全球市场所向披靡。同时,大举扩张产能,并加快电芯、芯片、深度学习、整车制造工艺等底层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力求进一步甩开追赶者。其速度之快,令人震惊。

幻灯片4.PNG

幻灯片3.PNG

幻灯片2.PNG

表2. 2020年特斯拉大事记

闪击战成果丰硕,使特斯拉在疫情中迎来了大爆发。截至8月22日,今年以来其市值已上涨390%,达到3820亿美元,超过丰田、大众、通用三者市值之和。并且,其进攻的欲望并未停止。

7月23日,马斯克在二季度财报会议中说:“现在困扰我们的是,特斯拉的售价还不够亲民,需要继续降价。我们认为,特斯拉只需要微薄的利润,让销量增长最大化,让车辆的售价更低。”他坚持称,尽管遭遇疫情,但特斯拉维持2020年产销50万台的目标不变。

幻灯片6.PNG

表3.  特斯拉、丰田、大众、通用的市值变化(2020年初至8月22日)

通用拆分电动车业务迫在眉睫

数据显示,半年过去,通用汽车不仅没有撤退至安全地带,其生存环境反而越加凶险。上半年实现全球销量292.3万辆,同比下滑23.4%。其中美国市场实现销量111万辆,同比下滑21.4%;中国市场实现销量117.4万辆,同比下滑25.2%。

7月29日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二季度通用汽车净收入为168亿美元,同比下滑53%;调整后的息税前亏损为5亿美元,同比大跌118%。令人担心的是,二季度汽车业务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8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18亿美元,同比锐减132%。在完成160亿美元信用借款后,截至二季度末,公司汽车业务总流动资金为306亿美元,自由现金流为90亿美元。分析师预判,由于美国市场仍处于疫情打击之下,预计公司三季度现金流将进一步降低。

而事实上,给通用带来问题的似乎不止是因为疫情。自2019年第三季度起,其现金流便已开始出现下滑。

通用_04.png

通用_03.png

(从图表数据中可知,在每季度自由现金流出现下滑的情况下,通用利用借债的方式保存住了总现金流的水平)

但现金流的损失并不是最令人担心的事,相比之下,对特斯拉的闪电进攻反应迟缓,是通用汽车的最大风险。人们也许觉得是疫情把事情搞得很糟,但实际上,疫情只是给特斯提供了烟幕弹。等到烟幕散去,就会发现,特斯拉的铁甲军团已经兵临城下。    

image.png

尽管玛丽·博拉(通用汽车CEO,以下简称Mary)2017年就表示,“通用要全面电动化”,但其新产品推出的速度十分缓慢,被她寄予厚望的自研纯电动平台BEV3要到2021年才能完成,其搭载的第一款车型lyriq要等到2022年才能投入量产。在此之前,通用汽车只能和丰田、大众一样,拿出几款“油改电”的产品试水。不过,大众即将在今年底投产MEB平台,这显著拉开了它和通用、丰田的距离。

大家越来越意识到,通用的动作太慢了,慢到不像是身处险境。

华尔街对这一局面失去了耐心。7月29日,在通用二季度财报会上,德意志银行分析师Emmanuel Rosner向Mary发问:“考虑到此前我们谈到的一些电动汽车公司的高估值和低融资成本,你是否会考虑分拆通用汽车的电动汽车业务?”

对此,Mary给了一个非常暧昧的回答:“So I would say nothing is off the table.(我认为什么都可以谈。)”

于是,8月18日,华尔街分析师再次对通用施压,要求其拆分电动汽车业务,以便更好地聚焦新业务以对抗特斯拉和其他创业团队。这一次,言辞要激烈得多。

“即使通用汽车内部开始着手电动汽车技术的开发,但投资者并未因此对这家百年汽车制造商给予肯定”, Rosner认为,“将其分拆出去实质上创造且释放了大量价值,通用汽车保留的电动汽车业务越少,对创造价值就越有利。”他预计,拆分后的新公司估值至少能有150亿至200亿美元,并有可能高达1000亿美元,超过当前公司估值的2倍。

华尔街的决绝显而易见,他们已经不是担心,而是看到通用正在错失对抗特斯拉的时间窗口,而拆分应该能让新公司的步伐快起来。但如何拆分(人员、资产、渠道),如何处理和通用旗下无人驾驶公司Cruise的关系(2019年估值190亿美元),如何对抗特斯拉,尚未见到详细方案。

由于今年业绩预期过差,原大股东对冲基金绿光资本(Greenlight)5月宣布出售了所持的全部通用汽车股份(9.6%),导致其股权进一步分散。分析师认为,通用管理层很可能愿意接受华尔街的强烈建议,拆分其电动车业务,以赢得市场的积极评价。但如果此举将产生巨大成本从而影响其年度财务表现,则会影响这一决策实施的进程。

继续加注中国市场:艰难的选择

如果不考虑地缘政治因素,中国作为通用汽车最大的市场,选择继续加大投入无疑是正确的选择。但在今天的美国,这么做显然“政治不正确”,是和特朗普政府对着干。

8月19日晚,在“通用汽车科技日”上,Mary说:“首先我想强调,通用汽车在中国市场的初心从未改变。我们坚守对员工、消费者以及合作伙伴的承诺……中国作为通用汽车最大的市场和全球创新中心,是实现公司愿景的关键。”

说出这番话需要巨大的勇气。

按照Mary此前的计划,2025年通用汽车要在中美两国各生产100万辆电动汽车。这需要大量的投入,用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总裁柏历的话说:“在产品、技术、工程、供应链等领域都将有大量的投入。”

这一选择的艰难之处,首先在于时间点。要实现2025年在华生产100万辆电动汽车目标,柏历所提到的四个方面的投资,都刻不容缓,需要马上行动。而在中美两国关系持续紧张的时刻,这一选择突然变得格外敏感。

艰难之二在于资金。如前文所述,通用汽车现在的自由现金流并不充足,公司管理层曾寄希望于三季度美国市场复苏,但这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分析师甚至认为其现金流会进一步损失。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拿出足够的现金进行投入?

艰难之三在于和上汽的关系。2022年合资股比限制全面取消,电动车业务是自己干,还是和老伙伴一起往下走?情况和1997年双方成立合资公司时已经大为不同,当时通用在资本和技术上有绝对优势,如今上汽也有了雄厚的资本,又在电动车开发上积累了多年经验。上汽是否愿意拿出真金白银和已经掌握的供应链,来赌通用的纯电平台?上汽自主研发的三电技术和智能网联技术,未来能否反哺上汽通用?

1111.jpg

至此我们已经看到,2020年的通用汽车,正处在一个怎样的险境中:前方特斯拉大兵压境,后方现金吃紧,并被金主逼迫分家;向战略市场中国加注,却面临三重挑战。

2020年的这场大转折,将是通用汽车的“敦刻尔克”。过去半年,以Mary为代表的管理层已经表现出巨大的断臂求生的勇气。现在,他们需要更快的速度来和时间赛跑,就如同当年10天内调集861艘民船的英国。此外,他们还需要一点好运气。

让我们假设一下最好的结果。通用成功拆分了电动车业务,并和Cruise合并成为“新通用”,该公司有BEV3纯电平台、Ultium电芯、自动驾驶等技术,按照特斯拉直营模式发展用户,但不必操心新建工厂和供应链——“老通用”在中美两国的工厂和供应链可以提供协助。这样一来,它的速度会不会快过特斯拉?

很可能,但我们忘了一件事:它还需要一个像马斯克一样疯狂的CEO,并能主宰它的命运。这想法,真是够疯狂的。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庞义成

本文地址: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70
最新评论
最新内容
斯堪尼亚成为首批在华独资建厂的国外汽车制造企业之一
斯堪尼亚成为首批在华独资建厂的国外汽车制造企业之一
特斯拉超过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 成美国市值第六大公司
特斯拉超过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 成美国市值第六大公司
政策加码激发车市活力 下沉市场潜力待挖掘
政策加码激发车市活力 下沉市场潜力待挖掘
发展路径分化逆势上扬 二线豪华品牌却逆势上扬
发展路径分化逆势上扬 二线豪华品牌却逆势上扬
推动汽车等消费品由购买管理向使用管理转变
推动汽车等消费品由购买管理向使用管理转变
长安福特V型反转确定了 经销商盈利面恢复至70%
长安福特V型反转确定了 经销商盈利面恢复至70%
广汽埃安独立背:已全面盈利 2025年产销35万辆
广汽埃安独立背:已全面盈利 2025年产销35万辆
首批出口欧洲 中国制造特斯拉汽车运抵比利时
首批出口欧洲 中国制造特斯拉汽车运抵比利时
上汽阿里“梅开二度”做“智己”,与R品牌内部赛马?
上汽阿里“梅开二度”做“智己”,与R品牌内部赛马?
丰田10月全球销量为84.7万辆 中国市场需求增长较大
丰田10月全球销量为84.7万辆 中国市场需求增长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