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帆热盼白衣骑士,吉利再现觊觎之心

A+

  负债累累回天乏术的力帆汽车,在热盼“白衣骑士”——重庆两江基金和吉利迈捷投资降临的关键时刻,接连发生两起事关自身未来命运的大事。

  10月13日上午,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十家全资子公司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力帆汽车破产重整,正式进入实质化推进阶段。不过,就在同一天的晚间,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力帆”)发布公告,披露其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控股”)及实控人尹明善、陈巧凤、尹喜地、尹索微涉嫌信批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一喜一惊之间,牵动的不仅是重整相关各方的神经,更牵动近千家力帆债主讨债维权的希望。正在发生的力帆重整事件,或许将为中国汽车工业当前经历的时代大变革做出最生动的注脚。

  ♦债权人看到希望

  “总算看到拿回钱的希望了。”在10月13日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之后,力帆经销商李伟(化名)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在得知吉利参与重整的消息后,心里就已经有了底,现在应该属于官宣前的准备工作。”

  据李伟介绍,其旗下两个公司总计被力帆拖欠100多万元资金,而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申报确定债权人的债权总额。虽然还没有明确的偿还时间表,但李伟认为毕竟迈出去了实质性的一步。

  力帆总计拖欠了多少公司的欠款?《中国汽车报》记者拿到一份被打上“仅供债权人使用,严禁外传”水印的《汽车销售债权表》,里面显示,管理人共收到489家债权申报,申报债权总额11.28亿元,最终核定债权总额6.99亿元。

  6.99亿只是力帆债务的一部分,力帆方面的法人主体——力帆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目前仍有162件民事诉讼和仲裁诉讼未结案,涉及执行标的总额约8.7亿元。

  据悉,力帆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所涉债务也只是其中一部分。据统计,力帆存在大量涉诉案件及大额资产被冻结的风险,目前涉诉案件1178件,涉及金额50.37亿元。“作为力帆的经销商,我们当然看好吉利出手重整力帆,如果不是重庆地方政府和吉利这次要一起出手,估计债很难讨回来。”另外一位力帆经销商张鸣(化名)讲述了两次维权的经历。

  2019年,力帆汽车就已经出现问题,张鸣和其他维权的经销商曾到力帆上门维权,提出集体退网并赔偿相关损失,包括:全额返还保证金、建店补助、返利、销售款等;全额回收库存车和库存配件及专用工具;全额赔偿经销商的亏损。

  2020年6月,在维权未果的情况下,张鸣和一部分经销商再次来到重庆就力帆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拖欠相应款项问题进行协商,但也没有得到明确的解决办法。“好在重庆地方政府开始重视了,成立了债委会来处理。”张鸣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后续要看新的投资方进来之后,会怎么处理,也可能是债转股,不过我们还是希望能直接拿到钱。”

  ♦力帆何至于如此

  力帆如今的危局,从其近几年屡屡下滑的汽车销量表现可以预见,只是在今年疫情影响下,加快了这一进程。3月5日,力帆发布公告,2016年发行的“16力帆02”公司债券到期后全额兑付存在重大风险。随着3月15日力帆股份未能按期兑付“16力帆02”债券本息,危机全面爆发。

  在多次被曝出拖欠债务无法偿还之后,力帆只剩下一条路可走,就是申请司法重整并寻求白衣骑士的救助,此时力帆已经身背一百多亿元的负债。

  根据力帆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力帆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5.84亿元,同比减少69.42%;净亏损25.95亿元,上年同期亏损9.47亿元,同比扩大173.99%。总资产约为169.6亿元,净资产仅剩1.06亿元,暴跌96.12%,负债高达167.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8.87%,近乎资不抵债。

  8月7日,力帆控股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进行司法重整。8月21日,力帆控股收到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及《决定书》,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公司的重整申请。

  8月26日,力帆宣布,面向市场进行公开招募重整投资人,公告称,重整投资人应具有足够的资金实力进行重整投资,并能出具相应的资信证明或其他履约能力证明,重整投资人资产总金额不低于200亿元;行业不限,但拥有汽摩业生产管理经验者,或拥有汽摩企业并购整合经验者优先。

  9月14日,重庆两江基金和吉利迈捷投资以联合体身份向力帆控股管理人提交了意向重整投资人报名材料。9月底,上述投资人被正式确定为意向投资人,参与力帆股份的重整工作。

  从力帆司法重整的推进速度来看,不可谓不快。然而曾经创造过辉煌的力帆,沦落到如今的地步还是让人多少有些唏嘘。“力帆的问题,可能大家有相同的认识,比如技术研发跟不上、产品品控做得不到位等,其实这些只是表面现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观察人士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最根本的原因可能是家族管理和现代企业制度的冲突,家族一方不能充分放权,导致管理出了问题。”

  在上述观察人士看来,力帆在发展的早期和其他自主品牌差距并不大,都是通过逆向研发先解决了生存的问题,但决定生死的是发展的问题。力帆就是没有跟上发展的脚步,以至于被市场所淘汰。

  “当年的力帆汽车还有市场,更可贵的是不压榨经销商,一辆车有1万元的利润,卖出去20辆就是20万元,而个别一线自主品牌即便卖出去200辆也未必能盈利,往往还需要依靠厂家的返点奖励。”一位力帆经销商表示,“如果力帆的产品能够跟得上,肯定还会和力帆合作。”

  ♦尹明善英雄迟暮

  说到力帆,就不能不提起今年已经82岁高龄的创始人尹明善。在中国汽车界,能够被称为教父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江淮教父”左延安,另外一个就是“力帆教父”尹明善。

  尹明善的创业史堪称传奇,1992年,时年54岁的尹明善以20万元资金起家,开始投身摩托车发动机制造。在摩托车领域取得巨大成功之后,尹明善于2003年正式进军汽车产业,时年65岁。

  65岁开始造车,在中国汽车工业史上尚没有第二例,力帆于2003年收购了重庆专用汽车制造总厂83%的股份,并且以扩建的名义,成功申请到轿车生产资格。3年之后的2006年,重庆第一辆自主知识产权的轿车力帆520上市,自此力帆汽车开始发力。4年之后的2010年,力帆股份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尹明善一举成为重庆首富,这一年他72岁。

  尹明善值得所有汽车人尊重,尽管日前其身陷涉嫌信批违规一案。“虽然现在的力帆已经处于生死边缘,但尹明善称得上是一个英雄。”上述业内观察人士如此评价道。

  只是英雄也有迟暮时。尹明善遇到了中国绝大部分家族企业都会面临的问题:接班人的选择与培养。尹明善首先考虑的也是家中的第二代,无奈儿子尹喜地和女儿尹索微均难堪大任。此后,尹明善开始考虑家族之外的人选。2015年,尹明善看中了时任力帆股份总裁尚游和力帆集团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陈卫,以及后来接替尚游的总裁牟刚。

  尹明善深知家族企业交班问题的重要性,他曾表示,交班问题是团队问题,企业要想做成百年老店,就必须引进现代企业制度,像美国福特公司一样依靠团队。

  在培养接班人的同时,尹明善也敏锐地看到了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前景。为此,力帆于2015年公告了一项总额约52亿元的非公开募股计划,募集资金主要用在推广新能源汽车的换电模式和租赁业务上。随后,力帆斥资1.65亿元与重庆两江新区管理委员会合作成立新能源汽车公司,同时投资15.48亿元规划智能新能源汽车锂电芯项目。

  可惜,三位职业经理人未能按尹明善的预期带领力帆完成新能源汽车战略的转型,力帆甚至卷入了“骗补”丑闻。对于一个二线自主品牌而言,显然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与失败。“力帆之败,内败在接班人问题,外败于新能源汽车战略的失败。”一位行业观察人士表示:“力帆明显起了大早赶了晚集,如果是现在做,可能会是另外一个结果。”

  ♦吉利能消化多少

  重庆两江基金和吉利迈捷投资是此次力帆司法重整的意向投资人联合体。对于汽车业界而言,重庆两江基金并不陌生。

  重庆两江基金全称是重庆两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两江基金成立于2013年7月,注册资本1亿元,截至三季度末,公司作为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人,共管理了10只基金,管理基金总规模达132亿元(按认缴计算),重点管理两江战略性新兴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和两江科技创新股权投资基金及子基金群。显然,以两江基金的资金实力,可以给力帆提供较大的资金支持,两江基金在2019年就曾与渝富资本共同增资9.6亿元加码投资金康新能源。

  然而要想真正盘活力帆,显然不能只投入资金,这就是参与意向投资的吉利迈捷投资所能发挥的作用。

  资料显示,吉利迈捷投资有限公司是吉利科技集团下属企业,吉利科技集团是一家以科技创新为导向,以投资、运营双轮驱动的大型产业集团,是跨界科技生态领域的产业投资商与运营商。吉利迈捷投资显然等同于吉利参与投资,只是吉利方面至今都不做“肯定此事”的表态,完全不同于此前吉利屡屡进行的大手笔收购。

  力帆到底值不值得吉利出手?“在一定程度上,吉利或许已经不只是考虑市场价值了,就像吉利之前托管长丰猎豹一样,有地方政府出面运作的因素在。”一位行业观察人士分析认为。

  那么,吉利收购力帆会不会是亏本的买卖?就目前已有的观点分析认为,吉利可谓稳赚不赔。如果吉利汽车接盘力帆股份后,将获得力帆股份在重庆当地的鸳鸯地块,此地块目前价值100亿元,当地政府当初收储只给了30多亿元。与此同时,力帆股份上市公司的身份可以为吉利汽车在A股融资。此外,力帆股份还拥有吉利汽车梦寐以求的金融牌照,这对于吉利旗下曹操出行等板块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支撑作用。

  对于力帆汽车的遗产,吉利能消化多少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近一两年来,吉利先后出资收购了宝腾汽车49.90%的股份和高端跑车品牌路特斯51%的股份、戴姆勒旗下Smart品牌50%的股份以及托管湖南长丰猎豹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工厂。在商用车领域,吉利商用车集团以4.35亿元收购商用车企业华菱星马15.24%股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不过这些股份被吉利收购的企业,要么亏损严重,要么经营困难,吉利尚需要时间去消化。如果再加上一个力帆,吉利的胃动力恐怕将经受更大的考验。

  ♦力帆是否还有明天

  对于尹明善和力帆而言,其重点考虑的是未来力帆品牌存在的可能性。力帆品牌能否有明天的一个关键是,尹明善家族未来在力帆中的位置。

  力帆控股为*ST力帆控股股东,持有其47.08%的股份。尹明善、陈巧凤、尹喜地、尹索微四人均在公司担任董事职务,以上四人合计直接持有公司0.49%的股份,而通过持有力帆控股的股份间接持有公司股份共计为47.08%。

  “在力帆完成司法重整之后,尹明善家族很有可能丢掉控股权,否则新的投资方几乎不可能进来。”一位行业观察人士表示。“从尹明善家族角度考虑,肯定希望留下日后反转的可能,比如保留上市公司的壳资源,再注入其他产业。”在一位证券市场分析人士看来,力帆未来的命运还存在不确定性。

  从目前力帆的业务板块来看,摩托车业务表现尚可。2019年,力帆股份重新聚焦其赖以起家的摩托车业务。前7个月,力帆摩托车累计销售约28.76万辆,摩托车发动机累计销量约为41.5万台。只是,力帆的乘用车品牌或许已经走到了历史尽头,即使被收购,市场上不需要这么一个已经被彻底边缘化的品牌。

  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庆衡指出,多年来,由于整车企业生产准入门槛较高、生产资质相对稀缺,同时对于产业链的带动作用明显,对地方政府税收和区域就业的贡献巨大,所以一直是地方政府招商引资最为看重的投资方。但从区域长远发展角度来看,一些产品技术能力较弱、自立自强能力较差的整车企业难以带来持续效益,很有可能昙花一现。对此,地方政府应正视产业发展趋势,积极推动当地汽车行业的整合重组,一方面严格控制新增企业,另一方面推动现有企业兼并重组、盘活已建产能、提高资质利用价值。

  力帆汽车显然属于“产品技术能力较弱、自立自强能力较差的整车企业”,未来和明天,已经不掌握在力帆自己手中。

  编辑:郭晨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作者:张忠岳

本文地址: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30
最新评论
最新内容
河北一位87岁老人成功拿到申请驾照的
河北一位87岁老人成功拿到申请驾照的"入场券"
从高光到破产,华晨汽车到底经历了什么?
从高光到破产,华晨汽车到底经历了什么?
复盘 | 从高光到破产,华晨汽车到底经历了什么?
复盘 | 从高光到破产,华晨汽车到底经历了什么?
马斯克告诉亲友要搬家到得州,能省数十亿美元税!
马斯克告诉亲友要搬家到得州,能省数十亿美元税!
特斯拉被指销售重大事故二手车 法院:构成欺诈 退一赔三
特斯拉被指销售重大事故二手车 法院:构成欺诈 退一赔三
特斯拉回应“被判退一赔三”:将依法提起上诉
特斯拉回应“被判退一赔三”:将依法提起上诉
AI赋能行业 科技引领汽车产业链增效升级
AI赋能行业 科技引领汽车产业链增效升级
北京移动总经理夏冰:5G自动驾驶即将进入爆发期
北京移动总经理夏冰:5G自动驾驶即将进入爆发期
利好政策不断 中国氢燃料电池汽车将迎
利好政策不断 中国氢燃料电池汽车将迎"春天"
大众CEO迪斯“续约保卫战”怎么打?
大众CEO迪斯“续约保卫战”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