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说是韭菜,“御捷车业”更像镰刀

在2014年前后,低速电动车开始在中国县级地区流行起来。随后一批“老头乐”企业如雨后春笋般进入大众的视线,比较知名的有雷丁、比德文、御捷等品牌。随后在整个行业迎来洗牌期,各家企业纷纷寻找出路。

其中最多的是自行申请或收购其他车企获得乘用车生产资质,转型升级为乘用车企,并继续在低线市场征战。不过这几年,随着一批传统车企推出更有竞争力的电动车,这些曾经的“老头乐”车企也逐渐招架不住,死的死伤的伤。

比如就在最近,有消息称,河南御捷时代在孟州工厂与无锡茂林斯达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茂林斯达)正式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茂林斯达全资收购河南御捷时代和幻电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承接河南御捷时代及其全资子公司的权力、义务、债权和债务。

说是韭菜,“御捷车业”更像镰刀

实际上,御捷是一家历史相对悠久的企业,成立于2009年,最早叫河北御捷车业。分别于2014年、2017年获得乘用车和新能源轿车“双资质”,随后长城汽车入股,并于2018年更名为领途汽车,转型生产小型纯电车。

就这样,在河北御捷车业内部,分成了两大业务板块,其中低速电动车业务全部剥离到子公司御捷时代,也就是前文提到的河南御捷时代,而新能源乘用车就是领途汽车。如今,河南御捷时代和领途汽车已经分别被茂林斯达和北京蓝雀灵收购。

河南御捷时代与茂林斯达

尽管河南御捷时代和领途汽车已经被“卖身”,但是对于“御捷集团”来说,并不会影响其业务发展。主要原因在于,御捷集团拥有数量非常可观的子公司,而这些子公司都可以凭借着御捷集团的造车资源,各自创建或使用不同的或者相同的汽车品牌。

当然,凭借着这些子公司,无论是面对兼并还是重整,其中的可操作性就变得越来越强。

消息称,进入2022年后,受全球疫情引发的资金及供应链等问题影响,导致河南御捷的企业发展之路异常艰难坎坷,几度濒临破产重组。河南御捷时代表示,借助新股东茂林斯达带来的丰富行业资源倾注,朋克汽车将实行全新的品牌发展战略。

说是韭菜,“御捷车业”更像镰刀

这里的朋克汽车,就是这两年在微型电动车爆火之后的一个新品牌。产品包括朋克多多和朋克美美,主打纯电微型车市场,售价在3.5-4.6万之间,2021年总体销量超过3万辆。

朋克汽车的主体是江苏御捷时代,而江苏御捷时代的全资控股股东是河北御捷时代,而河北御捷时代的全资控股股东是山东御捷马,也就是当初2017年业务剥离之后的河北御捷车业。

那河南御捷时代是如何与朋克汽车扯上关系的呢?原因是其有一家叫做幻电科技的子公司。2020年,幻电科技推出“共电汽车”品牌,规划了2个系列3个平台,分别是朋克系列的BX平台,百智系列的QV平台和LV平台,共10款车。顾名思义,幻电科技的车可以换电。

在这里又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百智。百智大熊也是一款微型电动车,百智新能源则是领途汽车旗下的子品牌。所以说,御捷集团这些子公司和子品牌之间,关系非常复杂。现在抛开御捷这边不谈,再来看看新股东的信息。

说是韭菜,“御捷车业”更像镰刀

网上流传的资料显示,新股东茂林斯达于2012年在美国注册成立,作为从事新能源汽车研发制造的品牌,拥有智能汽车、三电、CTC、增程及燃料电池等整车核心技术储备。

但是在全球网络上查找一番之后,国外几乎没有关于茂林斯达的任何资料,可以确定的是这家公司名叫GU LEI的实控人,应该是位华裔人士。所以茂林斯达应该是国内私企,注册在美国。

不过在国内信息中,有一位叫顾镭的汽车行业资深人士。百度百科资料显示,顾镭除了拥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博士学位,他亦拥有美国西北大学博士学位。于1994年进入福特汽车工作了11年,2005年回国加入奇瑞汽车,2009年转战北汽,后来还去过赛麟。

最终,顾镭出任领途汽车总裁。兜兜转转,原来顾镭是御捷的“自己人”。

说是韭菜,“御捷车业”更像镰刀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开心汽车曾在去年高调宣布收购河南御捷时代100%的股权,虽然这场收购没了下文,但是在今年5月份其宣布正式聘请顾镭先生担任公司战略顾问,主导新能源汽车发展方向。

不管其中的人物关系多复杂,但茂林斯达的出手速度还是非常迅速。今年4月,总投资6亿元的山东茂林斯达项目落户威海,将从事新能源汽车研发生产。山东茂林斯达的法人叫顾先正,曾经也分别在奇瑞和领途担任过高管。

领途汽车与北京蓝雀灵

与茂林斯达全资收购河南御捷时代不同的是,去年5月份北京蓝雀灵正式成为领途汽车的全资控股股东,今年5月还与山东滕州市签约了新能源产业项目,结果在7月份就公开挂牌转让领途汽车的100%股权。

领途汽车曾经也傍上过大佬,2017年长城汽车入股御捷车业,随后改名领途汽车发展乘用车业务。随后在2019年长城汽车退出领途汽车股东行业,所持股份转给深圳长城汽车销售有限公司,2021年深圳长城汽车销售有限公司退出股东行列,北京蓝雀灵全资控股。

说是韭菜,“御捷车业”更像镰刀

据相关报道,2019年7月,领途汽车开始出现资金问题,领途汽车工厂处于半停工状态,员工只发放最低生活保障,供应商也开始上门索要欠款。2021年,债务缠身的领途汽车走上了重组之路。

去年10月份,领途汽车旗下的百智新能源推出了首款微型电动车百智大熊。并且“确定了千县万店的市场渠道策略,争取2022年实现产销10万台,2025年产销50万台的目标。”然而现实是,这款小车在市场上表现并不突出。

彼时也有很多人质疑过北京蓝雀灵的身份、业务,据称,有债权人对北京蓝雀灵提出质疑,称该公司疑似为一家“空壳”公司,对其是否有能力重整领途汽车持怀疑态度。事到如今,也就不用怀疑了。

实际上,领途汽车最丰厚的资产就是“生产资质”。2014年年底,取得SUV、MVP、皮卡整车和新能源纯电动其他乘用车生产资质,并于2017年获得新能源轿车生产资质。前几年造车新势力为了生产资质,或多或少都付出了不少钱。

说是韭菜,“御捷车业”更像镰刀

为何北京蓝雀灵就这样在御捷集团里快进快出呢?表象的原因是与品牌发展、产品推出、市场销量有关。

最大可能的是深层原因,领途的前身是2009年那个生产三轮摩托车、电动车的“御捷”,但真正的“领途”是2017年剥离出来的御捷,也就是现在的河北御捷时代。北京蓝雀灵可能只是得到了“御捷集团”的一点点业务,并没有触及到其核心资产。

企查查信息显示,目前河北御捷时代的唯一股东是山东御捷马新能源,山东御捷马新能源的最大股东是河北意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总的来说,企业间的并购重整在商业市场上屡见不鲜。但是从汽车产业角度来看,曾经的低速电动车企转型难、升级难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汽车工业是一个远比看起来复杂,无论是资金投入、技术研发、产品定位等等,对于任何企业来说都是重重考验。

来源:汽车公社

作者:易天

本文地址: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56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最新内容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