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何小鹏

A+

他洋洋洒洒了300余字,替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呐喊叫屈:新款车的品质性能提升了价格却没涨,对消费者来说,难道不是天大的好事?

这是王欣自去年出狱后,第一次在微博“蹭”着所谓的“热度”,评点时事。

2018年2月7日,王欣出狱,从那时算起至今近一年半的时间,他在公众面前的表现相当低调,包括他的微博里,除了自己正在进行的云歌创业项目,以及一家三口的偶尔日常,关于“别人家”新闻的评点和转发,总共只有两条。

其中,一条关于小鹏,另一条也关于小鹏。

640.jpg

而王欣本人,是第859位小鹏G3车主。

王欣或许是小鹏汽车的粉丝?你可以这么理解,但我不这样认为。

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两位朋友的惺惺相惜,亦或从另种角度而言,这是王欣在何小鹏最需要帮忙时,反手向其递出的橄榄枝。

因为在王欣最困难的时间里,小鹏就是这样做的。

2015年6月17日,距离王欣上次被捕已经过去了近一年时间,彼时念夫心切的王欣太太忍不住注册了微博账号,发表了第一篇长微博——《老公你好吗?》。然后何小鹏第一时间站出来,使用了热门话题#我欠快播一个会员#力挺王欣及其家人,并对王欣太太的这篇文章进行了3399元的打赏。

640.jpg

三年后,王欣出狱,太多曾经的朋友表面功夫、避而远之,只有三位朋友为王欣光明正大地接风洗了尘。而何小鹏,就是其中之一。

何小鹏还在当天兴奋地晒了合影,说“特别高兴王欣兄弟的回归,他身体很好,思维完全和大家同步,我们一起兴致勃勃讨论了AI、视频、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也听到了很多秘闻和往事。坚信不久的将来,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传奇。”

这是公众人物里,唯一对王欣回归大张旗鼓表示了欢迎的一个。

可以说,在对待朋友和自己信赖的事情上,程序员出身的何小鹏,是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的。我怎么想就怎么做,爱谁谁。

所以何小鹏从无到有起家的这一路,不但不缺朋友,而且在每个关键节点上,都有朋友伸手支援渡过难关。

比如创立UC的2004年,何小鹏本来做好的准备是打场持久战,哪成想UC手机浏览器问世没多久,就无心插柳柳成荫得火了。

这给何小鹏带来的直接尴尬,就是突然增加的流量对服务器造成了极大挑战,紧缺的人手若想跟上节奏也会让财务捉襟见肘,而当时UC的账面现金,只有30万元。

彼时向何小鹏施以援手的,是刚刚新晋为中国首富的网易创始人丁磊,他一为何小鹏提供了80万元的借款,二向其出借了网易的服务器,三还把自己办公室的一部分租给了这个也在同时推广邮箱业务的“潜在的竞争对手”。

要不是丁磊,何小鹏的初次创业八成就要断炊。

而丁磊的理由,只是因为在看到何小鹏的竞品邮箱很不错后与之约了顿酒,然后自觉何小鹏是个可以信任的实诚人。

640.jpg

再比如虽然何小鹏是UC的创始人,可UC彼时的总经理却是俞永福,何小鹏只是副总经理。这在十几年前是顶有名的一项“UC配置”,毕竟创业团队寻找补充合伙人,都是给自己找副手,很少有给自己找老大的。

但背后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何小鹏认为前联想投资副总裁俞永福在很多统筹方面都比自己和另一创始人梁捷要有经验、有魄力,“人的时间是有限的,如果真的想做成大公司,一定是需要不同的人,而且是比你强的人。”

于是何小鹏与梁捷一遍又一遍地去说服俞永福加入UC,最终俞永福放弃了联想的百万年薪,2006年底加入UC公司,任职董事长兼CEO。

这在当时,也成为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一段佳话:俞永福放弃百万年薪南下,何小鹏、梁捷有容人之度。

自那以后,何小鹏开始给外界留下的,就是一个满不在乎、直来直去的实诚人设。

哪怕到现在,何小鹏的很多思路和行为都还透着“好人”性格。

就拿小鹏汽车的命名来说,现在中国车企里用创始人姓名命名的品牌大约有三个:WEY、理想和小鹏。你看,只有小鹏,是把自己的名字纹丝不动照搬上去的,一点变通和寓意也没有。

但何小鹏不在乎这些,他就觉着,“用本人的名字,就是最大的自信和诚实”。

所以他对一切事物和想法的表达都很直接。

比如对待员工。

他在做客安徽卫视《品格》栏目的时候透露过,在公司里他推崇平等文化,喜欢员工管自己叫小鹏,要是有人叫了“何总”,就罚款自己(注意是自己,不是员工哦)5000块。

那他一直是这么“宠爱”员工的“小鹏”嘛?也不是。

何小鹏并不避讳,是老早前自己微博私信的一条留言刺激了他。那条私信来自某UC员工的老婆,她问何小鹏,自己的老公跟了他5年,认真工作,什么时候才能买房?

他忽然就意识到,让员工和员工家人过上他们所期望的更好的生活,是老板不应忽视、而且必须思考的。“只有公司对员工有爱,员工才能对产品、对用户有爱”,所以何小鹏决定,要“设计一套体系和机制改变这个事情”。

比如对待身边人。

对自己有恩的,比如他创业UC时的天使投资人雷军,他会在每个小米的关键时刻发言支持一波,会在小米上市时自掏腰包1亿美元购买小米股票,还给雷军去了封长长的感谢信。

对与自己多少相关的,比如自己在华南理工大学的学弟学妹们,何小鹏毕业多年,却依然会回华南理工演讲,会在微博带头号召给学生捐款,也会时不时参与相关公益活动。有网友曾经留言写过,有次他们群里有人家里出事筹款,何小鹏不声不响就给了三万。

而尽管如此,何小鹏还无时无刻不在感谢身边的相识与朋友,在他的微博随手搜索“感谢”或者“谢谢”,就能发现打从UC年代起,感谢用户、感谢员工、感谢同行、感谢媒体、感谢投资人、感谢合作伙伴等等是他的日常,刷几页刷不完。

这番频率,在其它任何一个我关注的汽车行业创始人或从业者的微博里,都是没有的。

再比如直言快语。

何小鹏说话惹出麻烦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连小鹏汽车官微都忍不住发抖吐槽,“老板一发微博,我就开始头秃。” 

上半年的博鳌论坛,何小鹏直言虽然中国电动汽车发展速度全球第一,但创新品质和质量并未同步提升,要不是因为牌照、补贴等原因,“买电动汽车的绝大多数人都不想买电动汽车”。

虽然此话人人心知肚明,但被车企老板就这样摆在台面上说,还是第一次。

于是在社交网络上,中国新能源汽车们那几天集体陷入了一波舆论漩涡。

再往前,去年小鹏汽车品牌日的时候,何小鹏演讲说现在中国其实只有四家研制智能汽车的公司,还打出了PPT大字,“上汽、吉利、小鹏、蔚来”。

他给出的理由,是“整车厂商,只有做深度定制或者自研系统,并且这个系统拥有自动驾驶功能,才能叫做真正的智能汽车。”

此话细辨之下似乎确有道理,但想想也知道,此话一出势必前方就是一波口诛笔伐,还有其它未提及车企的耿耿于怀。

风波过后,何小鹏专门给公关团队说了一声:“辛苦,给你们添麻烦了。”但想想也知道,要是何小鹏真能改掉这般性格,哪还会有官微“头秃”那句话,又哪还是真的何小鹏呢?

总之,若是单从人格和性情角度看何小鹏,绝对算得上心直口快、有一说一的好人。

但现在,这种心直口快放在“道歉信”这件事上,就显得不够聪明,甚至有点答非所问了。比如小鹏汽车是否真的在宣传和销售环节有信息误导的部分?只字未提。

诚然我也理解,何小鹏确实是吃过“慢”的亏。

那还是2014年UC要开始做PC浏览器的时候,其实这个时间节点切入非常晚,QQ、360、火狐、谷歌等浏览器早就各霸一方了,手机浏览器的霸主UC才开始行动。

其背后的主要原因,就是何小鹏此前一直不看好PC端,所以曾经表态“UC会保持专注,只做手机浏览器”,而后来看到PC和TV端的市场后,何小鹏也坦言,“我食言了”。

从那天开始,何小鹏就更加确信,互联网的行业属性是“永远不变的只有快速变化”;不变,你的公司就必输无疑。所以他很坦然,“我此前的承诺被现实无情地打败了,就像那句经典言论:我所说的,都是错的。”

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在小鹏汽车快速迭代这件事上,何小鹏觉得名正言顺、理所应当,还大大咧咧地直接回应。

可惜这届消费者,欲望更多,也没那么好惹。

倒不如就着事情发展顺其自然下去,反倒消费者慢慢就会被带至新的互联网汽车节奏了。谁规定汽车一定要三年一改款五年一换代,外加上市半年后必须降价呢?

有时候,何小鹏真该学学马斯克,Model 3价格之前大起大落的变化,也没见马斯克解释什么呢。

当好人,没错,可要是当成“老好人”,可就太“宠”消费者了。

来源: 十一车

本文地址: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70
最新评论
最新内容
马斯克十天后将访问上海并启动Boring公司中国项目
马斯克十天后将访问上海并启动Boring公司中国项目
蔚来质量副总裁沈峰:召回事件很不走运
蔚来质量副总裁沈峰:召回事件很不走运
杜江凌:从通用风投开始,重新学习
杜江凌:从通用风投开始,重新学习
J.D. Power张华:用客户之声理解质量,没理由认为新能源造车质量更差
J.D. Power张华:用客户之声理解质量,没理由认为新能源造车质量更差
骑虎难下的朱江明
骑虎难下的朱江明
安波福韦峻青:投资无人驾驶,可能会比房地产收益更高
安波福韦峻青:投资无人驾驶,可能会比房地产收益更高
因石墨烯超级电容器技术,华人科学家赵鑫在美国遭受陷害
因石墨烯超级电容器技术,华人科学家赵鑫在美国遭受陷害
蔚来沈峰:质量是信仰,是每一个蔚来人的事情
蔚来沈峰:质量是信仰,是每一个蔚来人的事情
先锋对话丁磊:华人运通要做造车新力量
先锋对话丁磊:华人运通要做造车新力量
安聪慧在看吉利销售报告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安聪慧在看吉利销售报告的时候,他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