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云快充

中国电动汽车充电运营的企业中,头部玩家都有谁?

您可能会列出国网、南网、普天这些国企系,他们资金雄厚,规模不小;您可能会想起特来电、星星充电,他们瞅准电动化机会,近几年极速扩张,成为全国总体量较大的头部运营商……

然而您恐怕想不到,在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下称充电促进联盟)公布的8月数据中,排在特来电、星星充电和国家电网之后的第四名的企业,是一家叫云快充的企业。

云快充是谁?此前充电圈子里,少闻其名号。往回看充电促进联盟的数据,云快充也仅仅是7月才进入统计。

资料来源: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2019年8月)

9月底,《电动汽车观察家》专门约访了该公司创始人、CEO田波。和其他大运营商不同的是,云快充只有少量自建的充电站,目前遍布全国160多个城市的场站都是接入云快充SaaS(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即通过网络提供软件服务)平台、加盟云快充的中小运营商建设的。

云快充定位为第三方充电 SaaS 服务平台,同时向中小充电运营商、设备制造商、车辆运营商和用户提供服务。这种模式是怎么形成的?云快充为什么能聚拢起数量如此之庞大的充电场站?对于整体难以盈利的充电运营行业来说,云快充又做了哪些探索?

1

三步快走定模式

田波1981年生人,在创立云快充之前,多年服务于政府部门。其他几位创始人分别来自充电设备制造企业和互联网企业。2015年,他们考虑一起创业。

云快充创始人、CEO田波

为什么选择电动汽车相关产业?

“第一,觉得出行市场将来空间会很大。第二,因为是在政府机关,所以大家对于政策,包括未来的机遇上会有一些嗅觉。”田波说。

所谓的“嗅觉”是,他们认为,无论从国家能源安全角度、城市空气污染治理角度,还是和智能化的关联性角度,中国都会坚定推动电动汽车产业发展。

电动汽车产业链这么多,为什么又选择了充电领域?

“南京2014年青奥会之后,上一批的电动出租车、电动公交车,车企拿到了几块场地要建设充电设备,但是发现很多的问题都搞不定。”田波等人认为这是一次机会,也是一种使命,于是一帮人开始着手建充电站,“那个时候等于是专门为这批出租做的。”

2016年初到2017年中,田波总结为云快充的“自主建桩”阶段。但当他们试图走出南京,向其他城市扩张时,却遇到了诸多难题。

当时,私人电动汽车市场还未形成,也没有网约车市场。“大家都知道公交赚钱,我们把销售团队转向公交市场,跑盐城、宿迁等,但是半年时间下来,基本上没项目中标”,田波回忆说,“我们就在想,第一,这不是我们的基因,第二,政府项目不具有可复制性。”

田波说,“最后是逼着我们坐下来想一想,哪些才是市场真正需要的东西?

早期在南京做充电运营时,云快充自己搭建了运营服务平台。“后来发现这是个无底洞。它是一个互联网产品,不断地迭代,不断地人员增加,需要持续地投入。我们在南京规模还算不错的,全国那么多中小运营商,他们怎么办?我当时心里就冒出共享这种念头。”

2017年,云快充开始免费向中小运营商开放运营服务平台。同时,陆续与110家充电设备生产商合作,在它们售出设备时,无需再开发运营服务平台,可以选择直接用云快充的平台

到2019年8月,云快充接入充电终端数量突破3.2万台(充电促进联盟的统计略有滞后),覆盖城市160多座,为超过600家电桩运营商提供服务,月充电量超过2000万度。

自2017年开放平台以来的这一阶段,田波总结为SaaS阶段。而未来,田波认为云快充将进入第三阶段:SaaS+N阶段,包括赋能运营商,提升其运营效率;在运营场站拓展衍生服务;以及未来探索数据服务等可能。

2

不与伙伴争利益

为充电运营商提供运营服务平台的企业不少,为什么云快充能借此接入这么多充电设备,跻身行业头部玩家?

田波介绍,在整个充电生态当中,云快充只做单纯的第三方服务平台,不跟上下游合作伙伴争利。

这表现在:仅南京有自建充电桩,作为全国场站建设及运营的探索和示范,其他城市都不自建桩,不跟其他充电运营商竞争;充电运营商免费接入平台,代运营收益才分成不做充电设备生产销售,不会跟桩企抢生意;也向网约车平台、主机厂、地图商等出行服务平台和B端客户开放合作,帮助充电运营商对接B端客户等

云快充的业务组成

对于充电建设运营商来说,除了提供SaaS平台作为运营管理系统外,云快充还能提供从建站、接入平台到运营运维的全流程赋能支持。

田波表示,对于各地中小运营商来说,接入云快充平台,一方面,省去了自己开发平台的成本;另一方面,很多平台仅仅是个软件,并不能解决运营的问题,因为刚入行的平台开发者、运营者并不懂产品需求,不懂线下场景,而云快充的平台,基于三四年运营经验不断迭代,已经实现了充电交互数据标准化,能够让用户有很好的充电体验。

北京一家云快充加盟商对此深有体会,“我们做充电站,没有平台,就跟瞎子一样。接入云快充的平台后,既带来了客户流量,也分享全国范围内各运营商的经验,给我们提供了各种推广方案。”

不像很多平台只做线上支持,云快充为运营商提供代运营服务,可同时提供线上和线下运营支持。

线下能做什么?田波举例说,“很多客户会有特定充电场景的需求,比如说物流车。我们就会找区域内的加盟商的两个站,来做调配。”对于极度重视充电时效的客户,云快充提供24小时运维响应,保证充电的可靠。

此外,加盟商有做线下活动的需求,云快充的线下团队会帮助运营商策划,是打折送券还是地推活动,针对不同的客户不同的阶段,定制不同的方案。

云快充不收费、不干预的合作方式也比较受认可。厦门一家充电运营商表示,比起自己开发的平台,云快充更加成熟稳定;比起其他开放平台来,云快充限制少很多。不像有的平台,有的要求流水抽成,有的要求一次性接入五年,并且充电价格要平台统一调整。

对于充电设备生产厂商来说,以前厂商卖桩给运营商后,就没有关联了。用了云快充的平台,厂商和运营商之间有了数据的交互。更令设备厂商宽心的是,云快充除了免费提供平台外,还承接了售后服务的不少功能。运营商一旦发现设备问题,首先找的是云快充,而云快充通过故障代码等数据,能够迅速判断设备问题是可以远程解决,还是需要维修人员现场维修,大大降低了设备厂商的沟通、运维成本。

更远期的好处是,“我们介入运营中,形成数据,反哺桩企,让他们能够第一时间对自己的产品迭代升级。”田波说,而且云快充平台上3万多个设备要更新,运营商要新建场站,设备制造商能在云快充的加盟商中找到更多的客户。

对于其他充电平台,比如小桔充电、曹操出行、货拉拉等充电平台或者B端专用充电平台,“我们是完全开放的。”

在云快充和这些平台、B端客户谈好接入后,会把这些平台或流量推送给合作充电运营商,运营商可以自行通过平台选择是否对其开放服务。

对于普通电动车主用户,也可以直接通过云快充的APP来找桩、充电。

云快充APP显示的北京页面

“用比较时髦的一句话,我们干的这叫产业互联网,而不是消费互联网。”田波说,消费互联网以流量思维做事,他们是以产业思维做事。

3

未来需求更可期

短短几年,近600家运营商接入云快充,显示出市场确实对这样的平台有强烈需求,那么以后呢?

目前,电动汽车充电运营市场格局还在变化。但是,田波的观察是,充电行业很难形成一个垄断,而是会像分布式光伏,呈现遍地开花的局面。“中国充电市场格局,地方特色非常明显。我们服务的加盟商,他们在当地干得很好。全国性的运营商很难盈利,区域性的小运营商很容易赚钱。

田波说,城市车辆电动化早期,只是电动公交或者几百辆电动化出租车的时候,基本上是寡头局面。

“寡头可能是当地的交投,也有可能某几个全国的运营商。但是,当这个城市一旦出现两三千辆电动网约车、出租车或者物流车开始电动化的时候,像雨后春笋一样,中小运营商立马就出来了。而且这些人建的站,比那些早期寡头运营得还好。”

为什么?

当运营商在一个城市建一个站、两个站的时候,场站位置好,成本低,盈利能力自然强。但在一个城市建十个站后,盈利压力就明显放大,因为一旦规模化,各方面管理成本都会随之激增。

优质场地资源又是有限的。谁有最好的场地资源?肯定是本地人。我们在南京建的第一批场站,场地使用期限一签十年,收益分成10%到20%,成本低,位置好。但是离开南京,就很难施展拳脚。这个就是我们市场的特色。”田波说。

多种车型在云快充南京南站充电站充电

除了优越的场站位置,还有优质的本地服务,“热情招呼你。就好像现在大的卖场很难干,但是很多的小店,经营得很好。这里面有服务因素”。

中小运营商的成本也低,除了土地成本低,人力成本也低。“好多夫妻店,根本不算人工成本的。”

对于中小运营商来说,缺的是什么?“缺的是对运营的理解,对专业技术、设备的理解。云快充提供的就是这些东西。”田波说。

4

SaaS+N的可能

云快充目前接入了3.2万个充电终端,基本都是加盟商的设备。

但是,细看其目前商业模式,免费向桩企开放,免费向运营商开放,只有代运营的收益分成真正能创造收入。

通过代运营的抽成,能不能盈利?田波说,“明年乃至后年都做不到。因为这两年,我们在产品和研发上投入很大,包括城市线下团队投入也很大。”他表示,SaaS和代运营不是公司预期的收入来源,公司更期待“SaaS+N”中“+N”的部分。

所谓+N,就是探索充电运营的衍生服务。在云快充位于南京南站的充电场站,《电动汽车观察家》看到了云快充对于“+N”的探索痕迹。

云快充南京南站充电站门口有新能源汽车车牌识别,门口旁边有一个休息室

在这个充电站里,除了常规能看到的充电桩,还有休息室、前置仓(注:设在离零售终端更近的地方的配送仓库)和配套完善的便利店。在便利店内,来充电的司机、车友可以买到烤肠、泡面、牛奶、饮料等各类日常商品,同时便利店在用餐时间还提供简餐堂食,服务周到。

充电站里的便利店

前置仓的尝试,和云快充的投资方有一定关系。2018年9月,云快充完成 A 轮融资,投资方是普洛斯旗下的隐山基金与际链科技,共计1亿元人民币。作为中国最大的现代产业园提供商和服务商之一,普洛斯正和云快充共同发力物流园区的充电场站建设。

充电站里的前置仓

田波说,充电场站在物理上是有边界的,但是在充电场景内叠加的功能是没有边界的。“司机充上电之后,第一件事上厕所;第二,找地方喝水;第三,得休息一下,最好能吃个简餐……新的需求就产生了,包括车后市场是不是可以有检测、保养等等。”

田波透露,云快充已经和米其林达成了合作,尝试把轮胎的检测、维修等服务放到充电站。

关于+N的尝试,云快充计划对各种衍生服务进行标准化运作,包括提供供应链、服务体系等,提升加盟商的衍生收益。

田波说,“所谓平台,一定要帮运营商解决问题,推动盈利,然后在这个过程中,你才能实现你的收益。”

《道德经》有言,“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云快充以先人一步的平台运营模式,迅速做到了全国第四的规模,但未来,企业还需找到更多的营收来源,它的“SaaS+N”尝试,或将开启不一样的历程。(完)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电动汽车观察家

本文地址: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61
最新评论
最新内容
汽车界“摩拜”为何备受丰田宝马青睐
汽车界“摩拜”为何备受丰田宝马青睐
领克PHEV家族初体验:03 PHEV最让我种草
领克PHEV家族初体验:03 PHEV最让我种草
利好刺激,券商力捧,宁德时代股价冲击百元大关
利好刺激,券商力捧,宁德时代股价冲击百元大关
Cybertruck会把特斯拉引向毁灭吗
Cybertruck会把特斯拉引向毁灭吗
11月交付2528台,连涨4月连创新高,蔚来卖得好
11月交付2528台,连涨4月连创新高,蔚来卖得好
定位年轻,奕炫带来一场5000+的甘霖
定位年轻,奕炫带来一场5000+的甘霖
有品牌有续航还不贵,3款合资纯电SUV推荐
有品牌有续航还不贵,3款合资纯电SUV推荐
要理想还是要特斯拉?这个选择一点都不难
要理想还是要特斯拉?这个选择一点都不难
车企力捧固态电池,为何马斯克却不看好?
车企力捧固态电池,为何马斯克却不看好?
新能源汽车质量安全技术发展
新能源汽车质量安全技术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