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鹏:李斌走了一步险棋,走得非常好,走得非常棒!

疫情还远远没有散去,中国车企复工也还在路上,但是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最近却成为热点。

2月25日,蔚来汽车获得合肥市政府的巨大资金支持,双方签署了被外界认为不可能落空的框架协议。

汽车商业评论认为,这一方面是因为蔚来汽车本身的力量得到了地方政府的认可,一方面这也证明智能网联汽车的前景不可估量。

2月22日,征求意见达2年的《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终于由国家11部委联合下发。虽然没有增加什么新内容,但至少表明国家对这一战略的正式认可,现在就看各地怎么落实了。

安徽省或者说合肥市开了一个好头,由地方政府真正投资靠谱的战略新兴产业是中国疫情过后拉动社会经济复苏的发动机。

汽车商业评论认为,虽然诸多造车新势力正在遇到麻烦,但是真正的头部造车新势力的价值正在得到体现。

“中国汽车产业正发生巨大变革,从功能汽车走向智能电动汽车。小鹏汽车将在2020年拿出优秀产品——全新旗舰产品小鹏P7上市,迎来智能电动汽车的新春天。”

2020年1月9日下午,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接受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汽场联合创始人贾可博士长篇访谈时如此说道。

当天,雪后的北京,寒风凛冽。何小鹏风尘仆仆地来到汽车商业评论的兄弟单位汽场买车APP的办公室。他和贾可就中国汽车的未来的诸多话题展开了讨论。比如:小鹏汽车能活下去吗?小鹏眼中的蔚来是什么样?何小鹏后悔造车吗?造车新势力的春天还远吗?

“李斌走了一步险棋,走得非常好,走得非常棒!”何小鹏说,“造车有很大的情怀,不然不会做这么苦逼的事。”

以下我们节录何小鹏对李斌和蔚来的看法和评价,以帮助大家更真实更真切了解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的想法和活法。关于此次访谈的全文,请关注2020年3月15日出版的汽车商业评论杂志。

“有些企业,在我和李斌看来,宁愿不做”

贾可:造车新势力,现在大家慢慢只关注头部的10家8家了,后面就不管了,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活下去?

何小鹏:今年、明年就知道能不能活下去,现在10到8家没问题,未来就三四家。

贾可:后面就自动清盘了。

何小鹏:现在计划出车的不到10家,有人说出车,根本没出车,他根本没有钱或没有这个技术积累。就算今年会出车的,不外乎就是爱驰、理想。

贾可:还有天际、拜腾。

何小鹏:如果今年不能出车不能交付就糟糕了。之前出车的也有,但出不代表OK,我的意思是说,出车不代表能活,活着不代表能活好。

贾可:有一个企业我觉得很有趣,一共花了10亿元,可省钱了,融到一笔钱慢慢玩,慢慢死。

何小鹏:还有恒大、宝能都会出车的。其他还没有出车都完了。 

贾可:还有一家领导做技术出身的企业,也挺悬的,我看也头疼。

何小鹏:如果我纯做互联网技术,我也干不了这事,在企业,技术只占四分之一。没有变化的管理不行。有些企业变化很快,核心点在平衡性,有很多企业做了很长时间,企业不变化。我有一个投资在美国失败了,是美国一个技术企业,5年10年跟以前没有什么变化,很稳定,不变。实际上创业就怕不变。

贾可:不变,抗挫折的能力就弱了。

何小鹏:如果是一个很大公司,很稳健,那是另外一回事。一个初创公司,二三十个人,5年10年后还是二三十人,你不痛苦?

贾可:那就是小卖部,就不想着做大,做大肯定不行。

何小鹏:最近5年,中国企业能走出去就走出去了,最近一两年能活下来,后面就起码不会死,但如果这两年活不下去就死掉了,这两年就特别明显。

贾可: 这两年得有钱续命。

何小鹏:有人认为是2019年,我不认为是,到2021年才看出来。

图片来源:网络

贾可:2020年说撑就撑过去(当时还不知道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

何小鹏:有些车企不死,它是在停摆,或者很缓慢地在摆,这种没有意义。如果这种企业,我们宁愿就关掉,仅仅是活着,活着没有意义。

贾可:最后就变成有些企业的样子,10年前就应该死掉,但那根管子不拔,植物人就不死。

何小鹏:他或者在想有哪个政府哪一天再救他一下,他就又活起来。

贾可:这种可能性已经没有了。

何小鹏:不知道有没有,不敢说一定有,现在连煤老板也没有钱了。

贾可:但可能还有人对汽车缺乏敬畏,对汽车认识不清。

何小鹏:换个角度,我不关注市场大小,我只关心谁能做出好的产品,谁能够走向全球,谁能够改变一些东西,仅仅是活着,没有意义。这个事情对我来说,没有价值。

贾可:你想改变这个行业。

何小鹏:否则我根本不会创业。我二次创业,如果让我活着去挣点钱,去赚3个亿,我投20多个亿去赚3个亿,我疯了?我根本不是为了这个目标去做的,所以,有些企业,在我和李斌看来,宁愿不做。

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做不一样的事情,不一样的硬件,不一样的软件,把服务运营做得不一样,可能这一次做不到,我们就分6步7步走,从短期效果或长期效果看。

一定要看长期效果,也要看短期效果,这是两种道理。换个角度说,很多企业融不到钱,也跟这个有关系——格局、野心、想象力。

包括李斌,包括我,还是有很大的情怀,不然不会做这么苦逼的事,你考虑我们的逻辑,根本不是说要做挣点钱能活下去的公司,那是完全两个思考的逻辑。

“李斌的服务做得很好,我真的是没想到”

贾可:现在有一部分造车新势力把一些车卖给自己的出行公司。

何小鹏:我不看重to B,我注重两个:一个是全球化,第二是差异化。但是卖给出行公司,卖给自己的出行公司,那没有意义,那是一个资本运作。

贾可:卖给外部出行公司可以吧?

何小鹏:卖给外部出行公司也有问题,有一个问题是品牌定位。有些新能源车企最大的痛苦在于,买我们(小鹏)车的人根本不拿我们的车对比那些新能源车企的产品。他们觉得,那是出租车。

很多的士公司来找我们:第一就是你要降价;第二你要终身质保。只要愿意,我都可以卖,这个地方卖500台,那个地方卖1000台,但你今年多卖的5000台、8000台,你明年的品牌就有可能下行,后年就很难了。而且你卖给他们,你就要不断地往下降价,你怎么做智能化?

中国汽车到了后面,如果不能品牌上行,就没有毛利,没有毛利就不会有研发,没有研发就不会有差异化,这是一个正向的循环。所以越是打性价比(牌),一定不会有差异,你不能有差异,你怎么能真正做强?

我们的车补贴前21万元,补贴后18万元起,我们一直很努力地在卖,前面很难。

贾可:现在就看你们的P7了。

图片来源:网络

何小鹏:P7很重要,是品牌往上,你看去年我的销售和市场费用,我可以看到蔚来的财报,我大概是他的十分之一。它在市场上也投了很多钱,销售、品牌、公关、市场、线索、销售、维修、服务都属于大销售体系,它是我的10倍。我今年开始发力,多花不少钱在这上面。 

贾可:现在to B这方面在你看来,目前是旁门左道?

何小鹏:那不是,我从来没有这么说。我说的是如果做的士,或者偏低端的出行,对今天一个新的品牌价值不大,除非你的定位就在这里。一旦做了的士,目标就是规模、便宜、活着。

贾可:这是在中国的国情下。

何小鹏:如果你喊着要做中国智能汽车的引导者,做高端汽车,却去做的士,这是背离的。

贾可:你一直在强调运营用户这块,到现在为止,大家还做不到运营用户这个程度,还早着呢?

何小鹏:对。线下的叫服务,线上的叫运营,李斌的线下服务做得很好,但是能不能把成本控制到现在的三分之一,做到同样的效果,这个要看李斌的努力。我们现在在补很多服务的课。

我们去年做了很多运营的探索,我们有一些心得和有趣的效果。但受限于很多计算的能力,那个芯片我们很快就会有升级。今年,我们会把运营做得好一些,但是运营能力还做不到:第一赚很多钱,第二因为运营好,让客户买更多车。运营的效果在今天还没有体现。

贾可:运营,我们现在的手段实际还不多。

何小鹏:举一个例子,什么时候该开自动驾驶,什么时候该关掉,然后这个月充电和电耗费的情况,如果你的车被人撞了,或是你撞了别人的车,车会自动分析出来,然后打电话沟通该怎么修,这个都是全自动的。足够好的效果还没有体现,这个我说实话。

首先要把用户运营好才能商业。蔚来把服务做好,已经从推荐朋友那里获得很大的价值。李斌的服务做得很好,我真的是没想到。我以前做了很多服务,我不敢做这么好的服务,因为越大规模越麻烦。

服务是很难全球化的,服务一定是本土化的。用本土化的思维、本土化的文化去构建的服务的体验,它是跟人相关的,人就是区域化的。

“产品的科技能力是最能够全球化的”

贾可:蔚来是能挺过去的。

何小鹏:我也相信他能挺过去的,但是以什么方式挺过去,现在不敢说。

贾可:现在都还悬而未决,但是我认为他的底子还是很好的。

何小鹏:我也算是这个行业的人,但是我不知道,到底花多少现金是底子,我都不敢说。做车是一个长跑。

贾可:只要企业底子好,有现金流,就像人有血一样,哪怕这些血是借来的,就能把身体给弄好。

何小鹏:车需要的血太多,李斌走了一步险棋,走得非常好,走得非常棒。

图片来源:网络

贾可:现在感觉资本特别是风投不注重造车新势力了?

何小鹏:资本也注重,一年后两年后越来越好,能获得下一个资本接应,如果你做不到,很难的。

贾可:你自己投了多少?

何小鹏:我自己投了3个多亿元吧,我投得最多,李斌(对蔚来汽车)投了2亿多元。

贾可:如果现在不融钱,你能坚持多久,不知李斌能坚持多久?

何小鹏:李斌大概融了30多个亿元美金吧,实际上里面还是有债的。有的传统民营车企融不到这么多钱,所以没有办法做大的投入。像我P7花几十亿元就是为了把底盘、整个智能化全部从头做。这一点和我和李斌一样,苦什么都不能苦研发。一些传统民企做不了,我们做出来了,我们把品质做好,再优化,OTA几次,可能就会感觉差异很大。

这是一个新时代,新时代的核心就是智能汽车,智能汽车如果实现了电动,电动对用户的好感知和坏感知实际上都很强烈:好感知是加速快、安静;坏感知是成本贵、充电麻烦、续航不够。

到了第三代智能驾驶,后面就会越来越好,但是智能化会有多少人愿意买单,今天我还打个问号?我们的车主是非智能版不买,但是这个面有多广,体验有多好,这还需要数据去进一步认证。

贾可:自动驾驶,用户认知不太强烈的话,就不太会买单。

何小鹏:有人愿意买,但是加钱不多,这是最核心的问题。可能明年最晚后年就会有感觉,差异化很大。特斯拉以前说它有三大优势:自动驾驶、电动和超充。但它没有其他的智能,5G也没有,语音交互也没有,在中国国内,它的自动驾驶是真的不足。在硅谷它的自动驾驶真好,这个我要完全认。

换一个角度说,今天特斯拉的全球品牌声誉来自于它对科技的不断的新的变化的把握,各种各样的科技,没有一个是价格便宜,没有一个是请了明星宣传的,产品的科技能力是最能够全球化的。

贾可:现在你们自动驾驶芯片用英伟达的英伟达DRIVE Xavier,做自动驾驶你们研发得比较深,比较全乎。

何小鹏:如果从全球看,就属我们和特斯拉做自动驾驶最全乎。自动驾驶要到L3到L3.5差距才明显,L3.5到L4非常明显,你会看到技术对开车有巨大的变化,整个车都变化了,再过两年,等后年的今天,你会感觉不一样。

贾可:像李斌做的那个大电机,你做吗?

何小鹏:不做,特斯拉就是因为多做一个电机,多搞一个电芯厂,多干了一个芯片,多干了这几件事,那个电芯就花了几十亿美元,我哪能出那些钱?

“李斌也好,我也好,远远没他苦”

贾可:你对做车不后悔吧?

何小鹏:为什么后悔?现在是很痛,再过两三年就会开始有点快乐,很爽。

贾可:现在做车,就像绑在一个战车上,已经下不来了。

何小鹏:做企业都一样,做企业,人越多,股东越多,你的责任感就越强。这和开一个茶馆担负的责任感不一样。

贾可:现在你们整个多少人?

何小鹏:我们4000人左右。

贾可:今年准备交付多少?

何小鹏:去年是15000辆,去年我们交个8个月的车,还是一款车,今年两款车,明年就有三款车。

贾可:P7什么时候交付?

何小鹏:6月份。

贾可:你卖到多少,会觉得有点快乐?

何小鹏:我的核心点,第一是我卖了多少,第二是增速多少。卖到一年10万台,且增速比现在快很多,我觉得很开心。

你看即使前年底,马斯克卖到20万辆,还有无数人说他有问题,还有股价从300美元跌到200美元出头,中间他还说要私有化。实际上只有两个中东的老大给他说了意向而已,他就对外宣布了,然后被美国证监会惩罚,然后多惨,那时候他已经卖了20万台。

贾可:他一赌气说要私有化,那也说明他对前途是看好的。

何小鹏:没有。2009年他更困难,把房子都卖了,最后凑了2000万美金,顶进去,所以李斌也好,我也好,远远没他苦。

他也和我一样,是投资人,从2006年冲进去到现在,做了14年,我现在才冲进去2年,我2017年8月28号才进来,换个角度,他2009年最困难的时候,比我们困难10倍,他2014年进入中国卖了3000台,2015年进中国卖了7000多台,两年加在一起11000台,我去年一年就搞定了,当然他卖得难度比我高。

图片来源:网络

贾可:马斯克现在可能心里感觉很好?

何小鹏:不知道。你在外面看到他很好的时候,他可能很苦,因为他觉得他下一步的增长的速度不够,有可能,因为我不知道。

贾可:你觉得特斯拉度过危险期了吗?

何小鹏:不知道,这种话没有人敢说,再过三四年问这个问题,就是所有要进局要打牌的人都出了牌,最后就知道了。

贾可:现在是不是有一种对特斯拉盲目崇拜?

何小鹏:中国是当前结果论。比如说,有人把我们与特斯拉比,实际你应该拿特斯拉的第5年和我们的第5年去比,要不然没有可比性。特斯拉今年卖得好,但换个角度,它受了多大的苦?它是做得不错,也有很多未来的挑战。所以,我从来不会因为现在,就断言结果怎么样。

我一直说失败的企业有很多共性,成功的企业没有共性。不要去看别人做了这个,又去做那个,你也会成功,天时、地利与人和,要放到一起看。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汽车商业评论

本文地址: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32
最新评论
最新内容
与多家公司签订三菱可持续氢谅解备忘录
与多家公司签订三菱可持续氢谅解备忘录
韩国:KOGAS继续通过天安市的新加氢站建设氢基础设施
韩国:KOGAS继续通过天安市的新加氢站建设氢基础设施
澳大利亚:Fortescue与ATCO签订氢协议“加电”
澳大利亚:Fortescue与ATCO签订氢协议“加电”
智能时代,如何打造世界顶级“朋友圈”
智能时代,如何打造世界顶级“朋友圈”
 科普绝缘监测装置对于电动汽车直流充电桩的重要性
科普绝缘监测装置对于电动汽车直流充电桩的重要性
探讨基于“新基建”理念的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的价值机会
探讨基于“新基建”理念的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的价值机会
拿资质,建出行,测新车 小鹏汽车的三连跳
拿资质,建出行,测新车 小鹏汽车的三连跳
德国交通运输部发放数百万美元的资金,用于购买使用燃料电池技术的氢气客车
德国交通运输部发放数百万美元的资金,用于购买使用燃料电池技术的氢气客车
现代与首尔市加强战略合作以激活氢经济
现代与首尔市加强战略合作以激活氢经济
销量连续落败,特斯拉未来在欧洲会更加艰难
销量连续落败,特斯拉未来在欧洲会更加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