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危机,每周亏损 20 亿欧元的大众如何自救?

五月本应春暖花开,但疫情的影响还在持续,受冲击严重的汽车制造业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元气。

虽然中国的疫情目前已经基本被控制住了,汽车工厂也最早于 3 月初陆续复产,但欧洲和美国地区疫情形势依然严峻,车企也仍然在计划复产,但并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停产容易复工难,海外工厂被迫集体推迟复工。

01被低估的疫情

根据研究机构 AutoAnalysis 的数据,自从 3 月中旬以来,全球有接近 140 家汽车相关企业关闭工厂,车企本以为停产最多两周,但事实上它们低估了这次的疫情。

  • 沃尔沃原计划在 4 月 20 日重启位于瑞典托斯兰达的旗舰工厂,该厂也是最后一批关闭的欧洲工厂之一,而后沃尔沃表示将推迟到 5 月恢复生产。

  • 福特原本计划 4 月 30 日在美国启动工厂,但后来推迟了重启时间。

  • 捷豹路虎最初计划在4 月 22 日重启位于英国和斯洛伐克的工厂,但在上周宣布无限期延长停产时间。

  • 法拉利上周宣布,正在为重启其位于马拉内洛的工厂做准备工作,但并没有透露工厂复工的具体时间。

  • 雷诺位于葡萄牙的工厂虽然已经恢复生产,但也不过是小规模复产,产能只有 690 辆车。

从目前工厂复产的情况来看,整车厂除了中国以外,基本仍处于停摆状态。而疫情时间越长,对汽车企业的影响也越大,汽车制造业也将面临无生产、无销售的困境。

在疫情的影响下,欧洲车企销量集体下滑。

据欧洲汽车制造商协会的数据,3 月份,欧盟、欧洲自由贸易协会和英联邦所属国家共售出 853077 辆汽车,同比下降 51.8%。其中,意大利销量下降了 85.4%;法国下降了 72.2%;西班牙下降了 69.3%;英国下降了 44.4%。

FCA 集团是受打击最严重的汽车制造商,整个集团仅仅售出 22070 辆汽车,销量同比下降 74.4%,PSA 集团下跌了 66.9%,雷诺集团和福特也下跌了 60% 以上。

本月以来,各大车企在疫情之下面临的挑战更加多元,也更加复杂。

02危机大众

大众汽车 CEO 赫伯特·迪斯此前公开表示,因疫情而采取的大规模的工厂暂时停工,导致其除中国市场以外没有任何销售收入,同时疫情期间最差情况是每周亏损 20 亿欧元

产能和销售双双出现问题,所带来的就是企业现金流可能会出现重大危机,如果说像大众这种具有正向盈利能力的巨头企业,前期可以依靠自身抵御疫情带来的亏损,那么拉长时间来看每周 20 亿欧元的亏损,大众也吃不消。

这一点通过大众 2020 年第一季度的财报可以看出。

  • 根据大众集团 4 月 29 日发布的 1-3 月的数据显示,全球新车交付量为 200 万辆,同比下降了 23%,下降主要集中在亚太地区和欧洲。

  • 1-3 月销售收入下降 8.3% 至 551 亿欧元;不计特殊项目的营业利润下降了 81.4%,下降了 39 亿欧元,降至 9 亿欧元;2020年第一季度没有特殊项目的营业销售回报率为 1.6%(扣除特殊项目后为 6.4 和 8.1);税前收益降至 7 亿欧元。

  • 截至三月底,汽车部门的净流动资金为 178 亿欧元。这个数字在 2019 年 12 月底,总额还是 213 亿欧元。表明汽车部门的净现金流量为 -25 亿欧元,比上年减少了 45 亿欧元。

  • 前三个月的研发成本为 36 亿欧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2.3%。

财报清晰地表明,营收在降低,成本在加大,净现金流在减少。也就是说从目前的疫情影响来看,通过早日复工恢复产能,从而提升产品交付量来缓解压力的方法暂时算是行不通了

由于疫情的影响,新车交付量远低于上年同期,也就导致了销售收入大幅下降,但企业运营成本却在增加,短期的运营资金和长期的战略投入,导致大众的资金压力越来越大

也就是说一直被认为是财大气粗的传统大厂,因为疫情导致的工厂停工和产品滞销问题,正在逐渐转移形成大众集团的财务性问题

面对风险,考验车企的核心就是现金,那么钱从哪来?

我们所熟悉的大众是一家跨国车企,但其实大众也是德国最大的企业债券发行商,大众拥有 A3/BBB+ 的信用评级,简单说就是一个有着接近满级信用的企业。

因为疫情的原因,资本市场的投资也愈加谨慎,而今年 3 月中旬开始,资本市场已从极度低谷中缓缓复苏,很多蓝筹公司涌入债券市场,旨在募集资金以便渡过本次危机。

所以大众集团财务部负责人 Jörg Boche 表示大众集团会采用发行债券的方式募集资金,稳定公司的运作

03大众财务官解答如何自救

近日,大众集团财务官 Jörg Boche 接受了 Global Capital 的专访,我们精选了部分问答并进行了翻译。

以下内容来自 Global Capital。

问:为应对该困境,大众会采取的最重要的行动是什么?

:面对眼前的危机,公司的应对措施是通过共同努力,为整个公司留存现金。

这势必要与其他人员协调工作,肯定不仅限于财务部,销售部、生产部也会参与,整个团队将共同努力,推动该项「现金留存」策略。

从财务部角度看,我们可为所有人创建透明的环境,设法维持良好的现金流预期值,然后与公司其他成员合作,确保正在削减企业成本,防止现金流出,并通过融资增加现金流。

我们设法打造「缓冲区」,确保公司拥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当公司停产时,首当其冲的是收入减少,在一段时间内,现金持续流出。但公司停工的时间越长,在某些时刻,现金的流出量也会减少。随着时间的推移,烧钱的速度会有变化——目前很难界定一个固定的数值。每周 20 亿欧元的亏损是在最糟糕情况下的数值。

我们一直在减少现金支出,来缓解收入短缺情况,就此而言,我们能保留一定的现金。

我总是在关注汽车业务的流动资金总值。我们宣布,截止至 3 月末,流动资金已达到 338 亿欧元(约合 2591.61 亿元),这就是大众所拥有的现金和流动资金投资,但现在公司已损耗了数十亿欧元。

我认为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但必须还要做到足够优秀,以便应对下个挑战。对大众而言,下个挑战将是恢复生产并再度出售车辆。

问:对于大众而言,今年第二季度或将面临更大的危机,目前您是否已完成了所有的必要应对,您将采取哪些行动?

:我认为大众将被迫「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但我觉得在今年第二季度,公司可能会比较困难,因为工作重心变了,我们目前正致力于恢复工厂的生产,我们不仅关注于现金留存,还要将工作重心放到将市场引导至某种正常状态。

目前新冠疫情仍在肆虐,我们正在确保能够正常复工,此外,新车市场也将逐步恢复。我们正在为今年下半年业务的缓慢复苏奠定基础。

非常重要的是,从财政方面看,发达国家政府都非常激进,纷纷开始推出各项计划,该类计划正开始展现其在经济领域内的效果。相较于3 月,我认为人们的眼界更宽了。

他们可以关注中国市场,全面了解中国经济是如何在遭受新冠疫情肆虐后从危机状态一点点恢复的。同理,这也为民众提供了更为清晰的见解,了解各国疫情的未来发展方向。

在学会如何应对本次危机方面,各家公司将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我们正在再次重启德国的车辆生产,公司的在华工厂已复产数周了。因此,相较于今年3月,目前的情况已经好很多了。投资商也对行业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了解哪些公司遭受了重创,哪些公司最可能在本次疫情中存活下来。

问:与大众有业务往来的银行是否乐意扩大信贷额度?

:银行的态度都很积极,我不确定是否所有的合作银行都乐于公司通过信贷融通提取贷款,但合作银行对大众集团都非常信赖,大众也同样信赖这类银行,我们彼此了解,曾经多次共渡了许多艰难的时刻,到目前为止,双方的合作真的非常不错。

问:大众早前已经历过不少危机,特别是 2015 年大众的「排放门」事件,有人告诉我,相较于当年事件爆发后大众在资本市场准入时的糟糕境遇,他们认为本次新冠疫情所造成的影响并没有那么糟糕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在「排放门」事件中,从某种意义上讲,情况确实更糟一些,因为公司内部确实存在深层次的问题,其中有部分问题是公司自身造成的,该事件导致大众陷入深层次危机中,公司当时的压力非常大,但汽车市场和金融市场当时的表现都非常不错。

对于大众而言,公司不太可能发行优先无担保债券及混合型债券,然而,以下三种工具却非常好用,商业票据(commercial paper)、资产证券化(ABS)和辛迪加银团贷款。

大众安排了一大笔银行贷款,金额高达 200 亿欧元(约合 1533.49 亿元),我们的融资非常成功,因为周边市场处于非常良好的状态中。

问:今年 3 月,您是否因欧洲商业票据市场的窘境而感到忧虑,该市场是否已复苏?

:当时,该市场处于一个停滞不前的状态。自此以后,欧洲商业票据(ECB)打入市场并发挥了一定的作用,我们用到了该市场,但我认为复苏过程可能不太会是一个强势复苏状态。欧洲商业票据的价格水平可能略有抬高,但票据的数量规模并不太大。

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真的需要购买一些欧洲商业票据。

问:今年 4 月初,宝马发行了 40 亿美元(约合 283.79 亿元)的债券,部分银行家表示,欧洲公司应直接进军美元市场,因为这类公司可从基准掉期(basis swap)实现套利交易(arbitrage)。

:这肯定是一个非常活跃的市场,也是个非常有趣的市场。我认为用美元实现套利,再用基准掉期兑换为欧元,我认为该操作要比当前方式的效果好些,尽管如此,但前提是必须定期进入美元市场。

相较于欧洲,公司在美国市场的发行量相对少很多,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比宝马和戴姆勒少很多。这主要是因为「柴油门」爆发后,公司在美国发行企业债券的难度较大。

问:您还在继续使用债券化,您是否有考虑过期票市场?

答:没有,我没关注过期票市场,我从事证券化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这是我们金融服务业务中的一大支柱。事实证明,在金融危机和「排放门」事件期间,证券化业务的稳定性和灵活性都得到了验证,我们会在恰当时机继续采用该证券化融资方式。

问:您从事过地区性融资吗?与多家银行或当地资本市场合作,通过旗下分布各国的任意一家运营机构实现上述运作?

:通常情况下,作为企业战略的重要一环,需要用到相当数量的地方资金。自从新冠疫情爆发后,该项业务的开展难度高了许多。当然,未来我们还会尽可能地从事这类业务,毕竟并非所有的市场都表现良好,能否实现当地融资。

从银行方面看,这就容易很多了,目前有许多业务在谈,我认为能够做一些当地融资业务。

问:今年第一季度,大众已经在大宗商品对冲基金方面损失了数亿美元,特别是铝材业务,但也可能是其他金属。如果不采用对冲,该业务就可能会出现亏损,因为原材料价格高。但如果采用对冲,若市场向其他方向发展,那么会计系统将遭到诟病。这是否已改变了您在「如何运作对冲」方面的看法?

:这就是我们需要需要承受的代价,我认为已看透了股市的这一点,分析师们都懂的,该亏损主要是因为我们所用的部分金属出现价格崩盘,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但这类账面损失会解决的。

问:在包括德国在内的许多国家,政府将这类投资包整合在一起,为公司提供政府支持的融资服务,作为一家在许多国家表现活跃的跨国公司,大众有考虑过这类政府扶植的融资方案吗?

:若公司不需要这类支持,我认为就不要只是为了好玩而触碰这类方案,目前的情况很清楚,公司能够自救,大众采用了现金留存策略并借助公开市场和银行融资,获得我们所需的一切。我认为寻求国家资助并没有多少意义。

写在最后

由此可以看到,在疫情的影响下就算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看看大众在营收方面,2019 年营业收入达到 2526 亿欧元,销售额增长了 168 亿欧元,相比前一年的 2358 亿欧元,实现了 7.1% 的增长,除了柴油排放门事件的罚款,汽车部门的净现金流达到了 108 亿欧元。

就连盈利能力强大的大众现在也必须紧衣缩食,除了努力实现产销回流资金,大众凭借企业优资信用体系,通过债券市场融资来实现现金保有量,以应对接下来更深层次的危机。

疫情对汽车行业发起的是无差别打击。汽车行业的大佬们面对疫情已经先后开始「缴械」:

  • 3 月 20 日,福特宣布撤回 2020 年年度目标;

  • 3 月 22 日,戴姆勒宣布撤回 2020 年年度目标;

  • 3 月 25 日,通用宣布撤回 2020 年年度目标;

  • 4 月 17 日,大众宣布撤回 2020 年业绩展望。

大众的囤粮过冬既是无奈之举也是明智之举。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42号车库

本文地址: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37
最新评论
最新内容
特斯拉销售切割二手车,法院判退一赔三,车主获赔1139100元
特斯拉销售切割二手车,法院判退一赔三,车主获赔1139100元
谁买走了宏光MINIEV
谁买走了宏光MINIEV
大众CEO迪斯:为什么我们决定开发独立的电动汽车平台
大众CEO迪斯:为什么我们决定开发独立的电动汽车平台
识时务者为通用:不再支持特朗普的反环保政策
识时务者为通用:不再支持特朗普的反环保政策
比尔·盖茨的储能方案能否取代锂离子电池?
比尔·盖茨的储能方案能否取代锂离子电池?
蔚来/小鹏/理想:高端电动车“BBA地位”已然形成
蔚来/小鹏/理想:高端电动车“BBA地位”已然形成
这款紧凑型SUV售价5万元
这款紧凑型SUV售价5万元
大众内斗有多棘手?三个小时紧急会议依旧无果
大众内斗有多棘手?三个小时紧急会议依旧无果
德国工人不吃马斯克那一套
德国工人不吃马斯克那一套
色香味俱全,恒大汽车为何成为新能源车行业香饽饽
色香味俱全,恒大汽车为何成为新能源车行业香饽饽